?    纪安心的公寓门被打开,还没有来得及把灯打开,男人就着黑暗紧紧的吻住了她,火热的气息在这个昏暗的房间里升腾。

    清晨。

    温暖的被窝里,纪安心恬睡在男人的怀里,微露出来的脖子处,可见斑驳的几个吻痕,黑发轻掩的脸颊,却带着一丝满足气息。

    霍祈昂睁开眼睛,眼神里的感激,令他重获珍宝般,紧紧的揽住怀里的女人,脸颊轻贴在她的额头上。

    纪安心噌了噌,虽然没有醒过来,但她的嘴角,已经扬起幸福之色。

    “安心,我们结婚吧!”霍祈昂低哑求婚。

    纪安心掀睫,笑望着他,“好??!什么时候?我好找我爸妈要户口本??!”

    霍祈昂一呆,随着,他笑着吻住她的额头,“等一下,等我准备好求婚钻戒再答应我不迟?!?br />
    他刚才只是太渴望和她走进婚姻了,现在,他觉得太寒酸了,他什么也没有准备。

    纪安心不由摇摇脑袋,“不用了,直接买婚戒吧!我可等不起了?!?br />
    霍祈昂与她额头相抵,低沉道,“好,我准备婚戒?!?br />
    纪安心这才安心的与他相拥在一起,昨晚,很愉快,曾经的快乐,再一次紧紧的袭向了她。

    她知道,和这个男人过这一辈子,她绝不后悔。

    “等等,我们还是晚一点办吧!先领证,不办婚礼!”纪安心说道。

    霍祈昂立即知道她的意思,因为他的父亲还在监牢里,所以,缺席了一个长辈。

    霍祈昂的内心感动之极,他紧紧的将她拥入怀里,“安心,委屈你了?!?br />
    纪安心的眼眶微微一湿,她是受足了委屈,但是,这一次,她觉得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一切回到了原地。

    霍祈昂在第三天的时候,去探望了父亲,霍铭听到了他们的婚讯,他沉默了好一阵,他叹了一口气,“好,你们决定吧!我没有意见?!?br />
    “爸,我和安心想了想,等你出来办吧!”

    霍铭的脸色震了几秒,“你们要等我出来?”

    霍祈昂点点头,“这是安心的决定,我们先领证,等你出来举办婚礼?!?br />
    霍铭一时之间,竟说不出来话,他只是不住的点点头,“好,我一定好好表现,争取早日出来,参加你们的婚礼?!?br />
    年过去了,纪安心的公司,也越来越好了,他和霍祈昂选了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去办了结婚证。

    霍祈昂是副总统,但是他和纪安心都没有过多的做按排,他们和别人一样排队等候,当有人认出他来的时候,立即有员工过来准备替他们特别按排办理的通道。

    但是,霍祈昂拒绝了,他和纪安心取一张等候的票,就按照着正常的流程。

    拿到结婚证了,纪安心还是有些做梦一般的感觉,她拿着两本红本,在阳光下仔细的看了看,不错,他们结婚了。

    霍祈昂的假期,也快接近尾声了,轩辕宸提前和他联系了,现在国事紧张,需要他这位副总统立即回归,帮他处理国务事宜。

    纪晓晓小朋友,生活在完整的家庭里,有爹地有妈咪,再也不用羡慕别得小朋友了。

    他们组成了一个温馨的小家,在这个小家里,两个人努力经营,共同维护,让这个家,充满了温暖和爱。

    纪安心结婚这件事情,除了向月知道,其它的员工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副总裁已经是副总统夫人了。

    纪安心依然低调,霍祈昂也不许她为了公司过于拼命了,能赚钱就赚钱,不能赚钱,他来养家。

    当然,纪安心也不差,她把公司打理得恢复了从前的辉煌了,不过,每个月霍祈昂的卡都在她的身上,她就是这个家里掌握财产大权的女主人。

    当然,这可不是纪安心强势所为,而是,她身边的男人主动把一切身家交给她。

    纪安心就接过来了,但是,她也绝对不会让老公在外面没有面子的,所以,在她给他卡里,总是固定的有一笔数额。

    纪晓晓五岁了,开始转上大班了,纪安心送着女儿上学,出来的时候,她看了一眼这座停车场,她的嘴角弯起一抹笑意。

    这里一定会成为她记忆里,难忘的一个地点,那些她送女儿上学的匆忙早晨,霍祈昂的车停在这里,等着她的每一天,现在想想,挺甜蜜的。

    她现在想想,他也挺可怜的,不过,接下来的时间,她不会再让这个男人受委屈了,她会用一生来爱他。

    开春了,网络上,邢一诺的电影获得一至的好评,取得了非常不俗的成绩,简直一路斩获大奖,邢一诺也拿到了她人生里,第三个最佳女主角的奖项,这对于一个才二十四岁的女孩来说,这真得是人生的辉煌时光。

    今天晚上,星光耀眼,邢一诺拿着奖杯站在台上,她已经非常的淡定了,已经不似以前那般,激动而又紧张,她知道,拿到这个奖项,是她付出了汗水和努力而得来的。

    不过,今天晚上,她不想独自拥有这份荣耀,她朝话筒启口道,“我想请一位好友上台,和我共同接受这份荣耀,她虽然没有参与这次的电影拍摄,但是,她用美妙的歌声,为这部剧增光添彩,她非常的有才华,也是我们歌手界年轻的一颗新星?!?br />
    台上第三排的位置上,一个穿着卡其色裙子的女孩,立即伸手捂住了红唇,简直不相信,自已只是过来参加这场颁奖晚会的,哪里想过,被邢一诺这一顿夸呢?

    “当初这部剧拍到了快一半的时候,我们还没有找到合适的配乐,直到遇到她,我的师妹庄暖暖,她愿意试着配音,没想到,她用精灵般的歌喉,天籁般的声音,让我的电影大放异彩?!毙弦慌导绦谔ㄉ隙榈乃底?,同时,伸手朝台下那个难为情的女孩伸出了手,“暖暖,请上台吧!”

    庄暖暖立即羞赫的站起身,一张秀白的面容泛着红晕,她迈步走向了台上,邢一诺立即和她拥抱起来,再次面对观众,邢一诺笑着牵着庄暖暖的手,继续道,“暖暖是我的师妹,只是我选择了做一名演员,而她选择了音乐,相信她的大名,在音乐界也是非常响亮的,她和她的团队,乐团,非常的优秀?!?br />
    “谢谢一诺让我站在这个台上,很荣幸,也很紧张,我会为音乐事业,继续努力,继续加油,也请大家多支持我们乐团,谢谢大姐?!弊低?,邢一诺也结束了她的领奖,朝台下众人道,“谢谢大家?!?br />
    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邢一诺和庄暖暖坐回了位置上,庄暖暖不由凑到邢一诺的耳畔道,“一诺姐,你让我没有丝亳心里准备,好窘?!?br />
    邢一诺低声附耳道,“机会难得,替你打响名气?!?br />
    庄暖暖内心是感激的,她做为乐团的成员,她刚才也没忘替自已的团队发声。

    不过,这次给邢一诺的电影配乐,则是她自已编写的音乐和词曲,但是,在外面,庄暖暖的任何荣耀,都会紧紧的与她的团队相连。

    她就代表着她背后的四人团队,一个已经成名的四人组合。

    庄暖暖的手机突然响起了短信声,她伸手拿起,是一个群聊,此刻,一句话冒了出来,“别假惺惺了,你直接代表你个人不就得了?非要拉我们团队出来,我们团队可不敢接这样的荣耀?!?br />
    庄暖暖微微一叹,是她的一个团员,她这次自已创作的原声发布在邢一诺的电影里,并且因此大火了,的确惹来了其它的团员不悦。

    她当时邢一诺找上来的时候,她只想帮助她配乐,没考虑太多,没想到,却招来了其它团员的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