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卷 你曾是我的全世界 ------------ 001 神经病与精神?。ㄉ希? ? 南楠和黎宇阳第一次见面时,南楠7岁,黎宇阳也7岁。 那是风和日丽的一天,小南楠的妈妈早早地就去医院上班了。小南楠一个人在家里,放暑假了,院里年龄相仿的孩子都出去玩了,老大也回老家了。小南楠没有爸爸,只有妈妈。但她的妈妈是医生,很忙,没有时间管她。妈妈还说,这个小镇风气很好,她很放心将小南楠一个人留在家里。小南楠一个人垂着头,无聊地坐在门口,看地上的小蚂蚁爬来爬去。 “宇阳,这以后就是我们的新家喽?!扒崆崛崛岬呐鋈淮?,小南楠抬头,一对夫妇牵着一个小男孩,站在她隔壁家的门口。 小南楠忽然想起,妈妈说,她们隔壁的房子被人买了。也就是说,她们会有新的邻居了。 新的邻居,这三个人吗...... 小南楠起身,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眼,她抬手遮阳,杏眼微眯,悄悄打量着那个穿白衬衣的男孩。金色的阳光打在男孩身上,格外好看。小南楠看不清男孩的长相,于是她只好重新坐在地上,继续看蚂蚁。 “十五只,十六只......“小南楠数着地上的蚂蚁,昏昏欲睡。她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她头往旁边一倒,磕在了门框上。小南楠马上睁开眼了,但她依旧迷迷糊糊。仅剩的清醒使她掐了一下自己的腰,果然,小南楠瞬间不迷糊了。 “小朋友,小朋友?“依旧是那个轻轻柔柔的女声,小南楠抬起头,看见黎母和黎宇阳站在她面前。黎母笑的温柔,“小朋友,你是住在这里吗?“ 她长的真好看??!小南楠痴痴地看着黎母,良久才愣愣地点了点头。她不知道的是,多少年后,黎宇阳经常因为这个而笑她花痴。黎母见她点头,继续问她,“那你妈妈在家吗?“ 提到妈妈,小南楠又低下了头,“她在医院,她很忙?!八档阶詈?,小南楠忽然觉的有些委屈。同样都是母亲,为什么自己的妈妈是那个样子?她好想换个妈妈??! “那小朋友,你家还有其他大人吗?“ 其他大人?小南楠叹气,她也想有啊。每一次过节,斜对门的袁家可热闹了,孩子那么多??伤夷?,每次就只有她和妈妈,而且妈妈有时还要上晚班?!敖憬?,我家只有我和妈妈?!? “姐姐?“黎母惊讶地看着这个还没到自己腰的小屁孩,笑出了声,“小朋友乖,叫阿姨?!? 阿姨吗?小南楠左看右看,都觉的还是叫姐姐好。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 “南楠,一个木加一个南的楠,我今年五岁,上周刚过完生日?!靶∧祥?,声音童稚。 “那南楠,阿姨让小哥哥陪你玩,好吗?“黎母看看眼前的小人,又看看自家儿子。嗯,确实不错! 小南楠虽然才五岁,整人的方法却有一大堆。一听黎母要将眼前这个穿白衬衫的男孩留下陪自己玩,瞬间乐了?!昂?,谢谢姐姐?!? 一旁的小黎宇阳不高兴了,他伸手拽了拽黎母的衣袖。黎母安慰地摸摸他的头,“小阳乖,你要照顾好妹妹哦?!? 谁知最后,这一照顾,就是一辈子。 小黎宇阳皱着眉看着眼前傻笑的女孩,小南楠也不畏惧,直视回去。小黎宇阳嫌弃地移开视线,如果不是南楠齐肩长的头发,他肯定看不出来,眼前的人是个女孩。白色的衣服早就变了颜色,脏兮兮的。头发胡乱地披散着,脸上也黑一块,白一块。 总之,在七岁的小黎宇阳心中,南楠就是邋遢的代言人。 南楠仔细打量着眼前的男孩。刚刚光顾着和漂亮姐姐说话了,都没注意这家伙。唔,不过,人长的倒是不错。只是可惜,一会,他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小南楠想到一会小黎宇阳被自己捉弄时的样子,傻笑出声。 小黎宇阳诧异地看着咧嘴傻笑的小南楠,认为她是个神经病。于是,他更加嫌弃南楠了。 “小阳,我和你爸爸要去收拾屋子,你陪小妹妹玩会儿?!袄枘敢谰尚ψ?,她拍拍小黎宇阳的头,“妈妈先回去喽?!? “漂亮姐姐再见!“见黎母进了屋,小南楠嘴角浮起一抹坏笑。她抓住小黎宇阳的右手,不由分说的就将黎宇阳拉进了门。 “你干什么,放手??!“小黎宇阳有精神洁癖,最受不了埋汰。小南楠放手,然后无视正在抱怨她的小黎宇阳,关上了门。 小南楠转身,笑的阴险。小黎宇阳后背一凉...... “你说,我们该玩些什么呢?“小南楠摩拳擦掌,向小黎宇阳走去,小黎宇阳心里一惊,向后退去。小南楠见状,继续向前,小黎宇阳就继续向后。直到,小黎宇阳靠在了墙上,没有了退路。 “啪!“小南楠伸出左手抵在墙上,她微微低头,双眼直视这个比她矮一点的男孩,双眼里满是不解?!澳阄裁匆阄?“ 小南楠终究是小孩子,她真的只是想弄清楚,为什么黎宇阳不理她,难道她很吓人吗? 她不知道的是,小黎宇阳误以为她要打他。 小黎宇阳一身冷汗,他身子弱,打架不厉害??梢运?,如果他要是和别人打架,那他一定是挨打的那个。他咽了口口水,为什么要躲?难道他还要乖乖地被她打? 小黎宇阳环顾四周,寻找最佳的逃跑方向。小南楠见自己被无视了,十分生气。她抬起右手,本想打在墙上吓唬吓唬小黎宇阳,好让他回答自己的问题??伤?,偏偏这时发生了差错。 小黎宇阳正好看向左方,他犹豫了几番,跑还是不跑?最终,他咬咬牙,跑??! 然而,他刚将头探出南楠的包围圈,一个拳头就结结实实地落到了他的鼻子上。 两行温热的红色液体滑落。小黎宇阳转身,震惊地看着愣愣的小南楠。 小南楠惊叫一声,踉踉跄跄地后退几步,她双眼瞪的十分大,像是看见了吃人的野兽?!斑?“沉闷的响声,南楠晕倒在地上。 小黎宇阳也是个小孩子,哪里经历过这种场面?他愣了一下,然后“哇“的哭出声了。 大人赶来时,就看见这样一副场面----- 女孩昏倒在地上,男孩流着鼻血大哭。这一幕,被袁家的袁妈用相机记录下来了。多年后的南楠和黎宇阳无意中看这张照片时,两人都笑的直不起腰。当然,这都是后话。 (重名勿怪,谢谢) ------------ 002 神经病与精神?。ㄏ拢? ? 也就是因为南楠那次晕倒,黎宇阳才知道,南楠晕血。 不过,在他和南妈的共同努力下,南楠的晕血症在她十一岁那年被治好了。 黎宇阳在这期间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些南楠晕血的原因,他尽管只知道一点,却也足以震惊他。他不知道,那个看着开朗乐观的小女生,竟然有着那样令人心酸的过往。南妈说,当年的事情,给南楠带来了很大的刺激,她没有疯,南妈就已经很喜出望外了。 毕竟,那种事情,谁都没有勇气经历,何况是六岁的女孩。 从那以后,黎宇阳对南楠的态度转了个弯。南楠曾一度怀疑,是不是哪次打他时没控制好力度,一拳把他打傻了。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那时的小黎宇阳,正被黎母牵着手,站在医院的走廊里。 黎母喋喋不休地教育着低着头的小黎宇阳,“你是哥哥,人家是妹妹。再说了,你们以后要做好常时间邻居,你身为哥哥,理应照顾妹妹??赡憧纯?,你看看啊。你就是这么照顾妹妹的,把妹妹照顾进了医院......“ 小黎宇阳低头不语,他鼻子里塞着两大块手纸,好难受好难受!还有,他都不知道他哪里做错了就被妈妈强迫着向阿姨(南妈)认了错。出来后爸爸又打了他的屁股,他好委屈好委屈呀!明明是那个疯丫头先打他的,可他还没叫,她就先晕了。他真的很委屈啊。 南妈穿着医院的白色衣服,匆匆向他们走来?!鞍㈡?,麻烦你们将南楠送来,这丫头,一天到晚真不让我省心?!? 黎母连忙摆手,“别这么说别这么说,咱们两个谁跟谁啊。再说了,以后都是邻居,这次也都怪我们家这臭小子......“ 南妈听到黎母的话时,明显愣了一下,“邻里?你们就是隔壁新搬来的住户?“ “是啊?!袄枘傅愕阃?,南妈笑了笑,“阿婷,我可以和你单独说些话吗?“ 黎母松开牵着小黎宇阳的手,嘱咐他,“别乱走,在这站着等你爸,他买完东西就回来?!? 黎宇阳点头,他也走不了??!爸爸刚刚那么使劲地打他,他屁股都要肿了,走一下都疼。 南妈领着黎母来到了人少的地方,两人谁都没有说话。黎母似乎看透了南妈的心事,她率先开口,“你放心,我会帮你照顾好南楠的?!? 南妈眼里满是惊愕,“那,就拜托你了。你也知道,我是个医生,忙,没有时间管她。她,又只有我一个亲人......“ 南妈和黎母是小学到初中九年的同学,两人关系一直不错。 肩膀上忽然传来阵阵暖意,黎母将手搭在南妈肩膀上,“我知道,你放心吧。南楠这个孩子,我非常喜欢?!? 所有的感动,终究只化为“谢谢“二字。 另一边,买完营养品的黎父看着站在走廊里的儿子,面色阴沉。这臭小子,来这的第一天就给他惹祸??蠢词翘な奔涿淮蛩?,他皮又痒了。 小黎宇阳看着面色阴沉的爸爸,身子一颤,“爸...“ 黎父看着小黎宇阳,叹了口气,“算了算了,跟我进去看看人家小丫头?!? 病床上的小南楠穿着蓝白相间的病号服。她被南妈擦了脸,于是,一张苍白的小脸暴露在空气中。一旁为她查看情况的护士叹了口气,“作孽哦,这苦命的孩子呀,一个月才不到两周,就两次晕进了医院?!? 小黎宇阳低头,忽然发现自己的白衬衫上有着一个红点,就像一朵妖艳的红花,绚烂地盛开着。他轻轻拍拍爸爸,“爸,我衣服上有血,我去卫生间洗一下?!? “认路你就去?!袄韪付济豢此?,小黎宇阳的心灵再次受到伤害。他气哼哼地看了眼病床上的小南楠,都怪她都怪她!可,看着那样无助的小南楠,小黎宇阳忽然怪不起来了。 哎,要怪就怪他自己。小黎宇阳出门,记了一下病房号,就一路问着路去了厕所??稍谒煲讲匏?,他忽然看见两个熟悉的身影。 妈妈和阿姨!小黎宇阳心中警铃大振。他连忙冲进厕所站在洗手池前,屁股上的伤又开始疼。他站在洗手池前一动也不敢动,一阵对话声忽然飘入他的耳朵。 “南楠小时候的事,你也知道。她神经受过一些刺激,这导致她失去了七岁前的记忆还患上了晕血症。只要一见到人血,她就晕。但猪血鸭血之类的,她不晕?!? “澜子,你放心吧。我会帮你照顾好小南楠的?!? 脚步声越来越远,小黎宇阳悄悄探头,看着两个身影越走越远。他发誓他真不是故意要偷听妈妈和阿姨的对话的,是她们说话声有点大,所以他才听到的。 不过,阿姨刚刚说,疯丫头的神经有些问题,该不会,是神经病吧! 小黎宇阳恍然大悟,怪不得那丫头行为举止怪异,原来是神经有问题啊。 于是,小南楠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小黎宇阳心中的神经病。 小黎宇阳回到病房时,三个大人都在,气氛十分凝重。小黎宇阳瞅瞅坐着叹气的爸爸,又看看站在病床旁表情严肃的南阿姨,他伸手拉拉妈妈的袖子,“妈妈......“ 黎母蹲下身,轻柔地抚摸着小黎宇阳的头,“小阳啊,你以后一定要好好照顾妹妹,一定要让她开心?!? “好?!靶±栌钛羲洳恢杪栉裁匆饷此?,但他还是点头应下。 小黎宇阳之后一直尽心尽力地照顾小南楠,直到小南楠出院??伤姆绞接氤H说姆绞较嗖钐?。这导致他在小南楠心中被定义为精神有点问题。但在小黎宇阳看来,是小南楠的神经出了问题,他需要一些特殊方式去对待她。 被误认为是精神病的黎宇阳照顾同样是被误认为是神经病南楠,日子就没有平静过。时光在打打闹闹中,不断逝去。 (重名勿怪,谢谢) ------------ 003 狭路相逢南楠败(上) ? 面对正向自己走来的黎宇阳,南楠只能说,世界真是太小了。 她真后悔今天走这条小路,早知道她就听同桌的话,走大路好了。南楠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黎宇阳,紧张地咽了口口水。她低下头,眼睛却紧盯着向她走来的少年。却定他和自己擦肩而过没认出自己后。她暗暗松了口气。她不敢回头,连忙向前大步走去。待身后脚步声渐远,她第一反应就是...... 跑啊! 夕阳下,背着大书包的少女狂奔,扬起一地尘沙??苫姑慌芗覆?,南楠就停下了脚步。正如她所预料,身后淡然的男声悠悠响起。 “跑啊,你怎么不跑了?“ “嘿嘿?!澳祥约恨限蔚匦α肆缴?,她脸上挂着僵硬的笑容,缓缓地转过头,一张熟悉的脸映入她的眼帘。 “你...“南楠杏眼转了一圈,妙计涌上心头。她语气轻柔,脸上却带着一抹十分虚伪的笑容?!澳阕プ盼业氖榘?,我怎么跑啊......“ 说到啊时,她语气忽然加重。她华丽地侧身,右脚贴着地面向左上移动,扬起尘沙。书包被人抓着还在原来的位置,南楠眼睛微眯,好机会!她借机将左臂从书包带中抽出。接着,她又快速向前一步,右臂成功解脱。她顺势一个扫堂腿,少年反应迅速跃起。南楠右手握拳,这一拳头,结结实实地打在了少年的鼻子上。 两行液体滑落...... 南楠从还愣在原地的黎宇阳手里夺回书包,她得意一笑,“宇阳哥,时间不早了,快回家吧。对了,擦擦脸。本姑娘虽然好看,也不至于你看了六年还像初见时一样流鼻血。拜拜!“ 说完,南楠以平生最快的速度跑出黎宇阳的视线,留下黎宇阳独自一人风中凌乱。 黎宇阳感到十分无辜。他才不是那种注意别人长相的人?;八?,他第一次见南楠时,也是被她打了一拳,才流的鼻血啊。 南楠走到小巷口时,天已经黑了。她停下了脚步,借着昏黄的灯光,小心翼翼地弯着腰探头。她看见自家老妈正拿着扫帚站在门口的灯下。南楠心里暗叫不好。万幸的是,她看见隔壁的小院门前的灯还开着。按照以往的经验,黎宇阳还没回家,那他家后门一定是开着的。南楠灵机一动,打算从隔壁家翻墙进入自家院子。她直起身子向后退了一步,却撞到了一堵“墙“上。 南楠一愣,紧接着,她被人抓住了右手腕。南楠紧张地回头,身后的黎宇阳阴沉着脸。 “这回,还跑吗?“黎宇阳抓着南楠的右手腕,语气中带着一丝怒意。南楠在心中骂着黎宇阳,面上却是一脸讨好的笑容,“嘿嘿,宇阳哥啊,好巧。不跑了,我不跑了?!? 跑?都到这地方了,她还能怎么跑? 黎宇阳眯着眼,似乎在思考南楠话的可信度。他紧紧抓着南楠的右手腕,生怕一个不小心,这丫头又给他一拳。见南楠没有任何动作,他才放心来。 “跟我回去,向阿姨认错去?!袄栌钛籼惹坑?,几乎是拖着南楠走到了南楠家门口。南楠躲在黎宇阳身后,心里默默祈祷她一会儿不会太惨。南妈见南楠躲在黎宇阳身后,心里怒火更旺了。本想只用扫帚吓吓南楠然后好好教育南楠一番的南妈拿着扫帚就要打南楠。黎宇阳见南妈真动手,心中一惊,连忙侧身护住南楠。 “阿姨,消消气,消消气?!袄栌钛舯臼窍胂蚰下杞馐褪虑榈脑涤?,好让南妈放过南楠??伤?,南妈今天真生气了。黎宇阳周旋于两人之间,南妈语气十分不好,“宇阳啊,你先回家,这丫头我今天要是不教训教训,她还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南楠一听,更用力地抓着黎宇阳的校服。她早就知道回家的下场,所以才一直躲避着黎宇阳,可谁知道他力气这么大,竟然能拖动她。 想到这,南楠十分委屈。她偷偷瞄了瞄正和南妈周旋的黎宇阳,心中有万千不甘。 想当年,黎宇阳比她还矮,可现在...... 南楠一个愣神,没来的及侧身。南妈的扫帚准确地落在了她的左胳膊上。 “??!“南楠惨叫出声,她越加确信,自己不是亲生的。南妈打哪里不好,偏偏打到她的伤口上。黎宇阳连忙回头,“怎么了,没事吧?“ 南妈也收了手,南楠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再次叫出来?;杌频牡乒庀?,她清楚地看到,自己的白校服上,开出了一朵红花。她里面穿的是短袖,南楠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左胳膊上的伤口,又流血了。 “阿姨,南楠伤口开了,先让她处理一下。处理完您再教育她,好吗?“黎宇阳心疼地看着低着头捂着伤口的南楠,早知道会是这个样子,他就不带她回来了。 南妈放下扫帚进门,“宇阳,医药箱在南楠房间桌子下面?!? 黎宇阳一听,就知道南妈心软了,他连忙拉着南楠进屋,“谢谢阿姨!“ 两人进屋后,南妈叹了口气。她也很爱南楠,但她无法像普通母亲那样去对待她。她希望,有朝一日南楠能理解她的苦衷。她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南楠能永远忘记往事,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活着。 (重名勿怪,谢谢) ------------ 004 狭路相逢南楠败(下) ? 黎宇阳看着南楠受伤的手臂,皱了皱眉。 “嘶,“南楠精致的五官几乎扭成一团,“你轻点,疼!“黎宇阳看着南楠奇怪的表情,轻笑出声,“你还知道疼啊,行,轻点?!? “二哥,二哥你怎么样!“房间的门忽然被推开,一个穿着和南楠一样校服的少年冲了进来。他看了看坐在床上一脸痛苦的南楠和蹲在地上耐心为南楠上药的黎宇阳,脸红了?!岸?,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说着,他用手捂着脸,向门口走去。但他忘记留一点缝看路,所以...... 只听“咚!“的一声,某位少年踩到了南楠扔在门外的垃圾,于是与大地妈妈来了个亲密接触。 “扑哧,“南楠忍不住笑出了声,“袁胤,过来聊聊天,你别误会,宇阳哥只是帮我上个药?!? “等等,上药?“袁胤立刻从地上爬起,重新冲到南楠身旁,“二哥,你不是上过药了吗?你不会刚刚被你妈打到了吧?!? 刚刚南妈打南楠时,袁胤在他家院里看的一清二楚。他家在黎宇阳家对面,也就是南楠家的斜对门。不过,他被他妈妈叫去扔垃圾,也就错过了南妈打伤南楠的一幕。他再回来时,南楠已经进屋了,于是他第一时间赶到了这里。 南楠无奈地点点头,袁胤连忙看向南楠的左手臂,“二哥,你放心,我一定帮你讨回公道?!? 袁胤神情严肃,语气一本正经。南楠看了看他的身子,摇摇头,“算了。我今天都被师太罚了1500字检讨,你要是在帮我,我可不确定明天我会不会写5000字检讨。再说,就凭你,还是算了吧?!? 袁胤挠挠头,仔细思考一番,“二哥,你说的有道理??啥?,你为什么要和他们打呢,你不是那种坏孩子啊?!? 南楠想到这点就来气,她忽然起身,吓了黎宇阳一跳?!八歉么?他们该打!你知道吗,为首的那个,竟然说他们老大看上我了,让我当他们大嫂。我去,这种事,我能忍吗!“ 袁胤一听,也火了,“二哥,打轻了,你就应该将他们直接送进医院。更何况,他们还拿刀伤了你?!? 南楠没有注意到,一旁的黎宇阳脸色阴沉。 “是啊。我说我不同意,他们就开骂了。骂就骂呗,我是不在意??伤蔷谷桓衣钗衣?,“说到这,南楠咬着牙,手紧紧握成拳头,“我当时就火了。他们竟然说,我妈当年是个三,而我则是个私生女,我爸后来玩腻了,就不要我妈了。他们还说,像我这种见不得光的私生女,配不上他们老大?!澳祥叩鼗恿嘶尤?,“我本不打算理他们,可他们说的太过分了,我忍不了了,就打起来了。他们也太弱了,几拳下去就倒地上了?!? “好,二哥威武!“袁胤完全沉浸在南楠的话语中,听到这,他真是想拍手叫好。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南楠,这个小镇上名副其实的孩子王,但她只当二哥,说大哥已经有人了。南楠打架非常厉害,没有人敢惹她。至于她打架为什么那么厉害吗..... 6岁的南楠学习跆拳道,后来又开始学习散打。一直学到现在,南楠已经13岁了??赡祥膊皇悄侵种换岫值娜?,她很灵活善变。通俗易懂点,就是小聪明多。三年前,十岁的南楠凭着她的身手和才智成功打败了街上所有孩子,成为名副其实的孩子王。 “可谁知,他们竟然敢暗算我,还是拿刀。我去,玩不了明的就玩阴的,我能忍吗,能忍吗!“南楠忽然笑了,笑容十分阴险,“我呀,就给他们个小教训,不至于去医院,却也能让他们疼上好几天?!? 袁胤看着这样的南楠,身子不受控制地颤抖了一下。这样的二哥,好吓人啊...... “行了,小原因,别担心,二哥我坚强着呢?!澳祥钢缸笫直?,“这只是个意外。再说了,他们已经向我下战书了,我养好后再去打回来?!? “下战书?“黎宇阳眉头紧锁,“你怎么不早说?“ 南楠看着黎宇阳,笑的像个孩子一样?!八遣环?,就说下周五放学学校附近小花园见。不过放心,我已经找好人了,他们那边说就派15个人,我呢,告诉了老五。老五已经找好人了,这几天老五和老七制作我们独有的暗器?!? 袁胤看着南楠,弱弱开口,“二哥,我叫袁胤,不是原因?;褂邪?,二哥,你能不能带上我,我也想去?!? 袁胤的梦想是成为一代拳王,奈何他长的瘦弱且经常生病。他的梦想就被现实摧毁了。 南楠挥挥手,表示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她走到书桌旁拿起镜子,仔仔细细看了看镜子中的人,她自恋地开口,“不过,他们老大还算有眼光,至少二哥我长的不错?!? 南楠遗传了南妈的大部分基因,她有着一张白皙的瓜子小脸,一对有灵气的杏眼。一头乌黑的齐肩秀发随意披散着。红润的樱桃小嘴不断闭合,清脆的声音从中传出。 “行了,别自恋了?!袄栌钛羰掌鸫采系囊┢?,“注意你的胳膊,别在伤了自己。我先回家了?!? 黎宇阳知道南楠的脾气,只要她南楠一定要做这件事,谁都阻拦不了她。 “是,宇阳哥?!澳祥赝?,笑着向黎宇阳挥挥手,“宇阳哥拜拜!“ 黎宇阳出门后,冷笑一声。下周五放学,学校小花园是吗?好戏,真是接连上映啊。 (重名勿怪,谢谢) ------------ 005 打架打出新朋友(上) ? 时间过的很快,距离南楠受伤已经过去两周了。 那群混混这两周也没有在找过南楠,南楠也没在意。但,平静的日子,就要到头了...... 午后,南楠吃着手里的薯片,悠闲地向家走去。黎宇阳今天有事,不能和她一起走。袁胤数学考试又没及格,被他班老师留下喝茶了。南楠只能一个人回家。 一个人回家,虽然没有人能陪她唠嗑,但南楠并不介意。因为以前和黎宇阳一起走,他管她十分严,她都好长时间没和薯片这群老朋友打交道了。想到这,南楠又乐了。 今天,一个人,真好! 南楠独自一人慢悠悠走在小巷里,她仔细打量着小镇古朴的建筑。南楠住在一个小城市,但南楠更愿意称它为小镇。这里没有大城市的车水马龙,也没有大城市的热闹繁华。但,它也独具特色。 南楠所在的t市,并不落后,但它保留了大量的过去的房院。这些房院还分成几个区。像东街小镇区,北街菜市区.....南楠所在的,就是东街小镇区。顾名思义,东街小镇区,在城市的最东面。万幸的是,南楠就读的学校,也在城市的东面。南楠从学校走回家,只需5分钟。 南楠低头,看看手里空空的薯片包装袋,叹了口气。她还没吃多少,怎么就没了呢?将袋子扔进垃圾桶里,南楠看了看手表。十一点四十了,今天她走的晚,速度还十分慢。南楠加快步伐,打算在四十五之前到家。 巷子口拐弯处,南楠低头快速走着,忽然有人伸手拦住了她。南楠不解地抬头,看清那张脸后,她先是一愣,随后抬手就是一拳。 那人立刻闪开,不知哪处忽然传来了掌声。南楠好奇地望去,只见一个身着白色衬衫,黑色破洞裤,戴着墨镜的少年一边鼓掌一边缓缓向南楠走来。南楠不解地看着这个少年,莫非,他就是那三个黄毛的老大? 擒贼先擒王,南楠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充满坏意的笑容。让她仔细想想,一会该如何为自己报那一刀之仇呢。 少年摸着下巴,同样一脸坏笑,墨镜后的双眼里充满了玩世不恭?!斑?,这回他们眼光还不错,还算找了个好点的,可惜,太小了?!? 南楠一听别人说自己小,瞬间急了,“小个屁,听好了,爷我今年十三,十三!“ 南楠今年十三,却只有1.53米那么高。她最讨厌别人提自己身高,没有之一。 姜黎君打量着这个自称“爷“的萝卜头,十三岁长这么点,也太矮了吧。 “你就是他们老大?“南楠仰头看着姜黎君,没错,是仰头。姜黎君身高1.68米,比南楠高出了整整一头。南楠努力使自己看起来很强势。身高能输,气势不能输,绝对不能! “是啊,我就是?!敖杈醋乓蚍吲痴堑暮斓哪祥?,不禁想逗逗她。他对这个子小脾气却不小的萝卜头可是十分感兴趣呢。他将手搭在南楠肩上,整个人看起来吊儿郎当的,“怎么,见小哥我如此帅气温柔,迫不及待的想嫁给我做他们大嫂?“ “滚......“南楠语气淡淡的,听不出喜怒。她低下头,姜黎君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但他通过南楠紧紧握拳的手知道,她生气了。他到想看看,她生起气来是什么样子。啧啧,长这么漂亮的萝卜头,打起人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手拿开?!澳祥擦搜圩约杭缟系闹硖?,语气阴冷。姜黎君挑眉,“如果我说,我不......“ 不字还未说出口,姜黎君搭在南楠肩膀上的手就被人抓住了。南楠抬头看着姜黎君冷笑,右手轻轻一转,姜黎君疼的惨叫出声。南楠用左手牵制住姜黎君的左胳膊,她弯下腰,灵活地从姜黎君被抓住的胳膊下钻出,姜黎君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摁住了肩。(请自行想象) 南楠一手抓着姜黎君的左胳膊,一手摁着姜黎君的肩。她得意的笑,让你将手放爷肩膀上,这就是代价。 “老大!“见自家老大吃了亏,那三个黄毛,不不不,他们已经染回了黑发。那三个混混瞬间着急了,“啊喂,女魔头,放了我们老大?!? 南楠也不想在和这些人有什么瓜葛,她松开手,可姜黎君还没站稳,就被人一脚踢倒在地。 南楠脸上是掩盖不住的笑容。哈哈哈,让你的手下之前拿刀暗算爷,活该,活该!哈哈哈,让你仗着长的高嘲笑爷长的矮,活该,活该!哈哈哈,让你手下那群混混说爷是女魔头,活该,活该! 然而,她的笑容很快就收了起来。姜黎君并没有像她想象中那么狼狈,他从容淡定的起身,然后摘下墨镜向南楠伸出手,脸上是他标志性的玩世不恭的笑容,“女侠,交个朋友,可好?“ 南楠一脸震惊。 谁来告诉她,是不是她刚刚没控制好力度,不小心将这个人整傻了? (重名勿怪,谢谢)
  • 看了这些叫人心跳的照片 才知道睡过你就是旅行的意义…… 2019-09-17
  • 影驰HOF II DDR4内存发布:液氮超频5.3GHz影驰HOFIIDDR4内存发布-手机行情 2019-09-17
  • “旺角骚乱案”10名被告暴动罪全部成立 最年轻者判刑超过4年 2019-08-26
  • 为副省高官一撸到底点赞 2019-08-2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牢记嘱托 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9-08-25
  • 【学习时刻】韩振峰:继续写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篇“大文章” 2019-08-22
  • 端午节假期间全国道路交通平稳有序 2019-08-22
  • 宁波:发力品牌建设 推动产业升级 2019-08-19
  •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党组书记、社长张宗云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8-09
  • 文在寅盼“特金会”取得成功 称完全化解僵局还需更长时间 2019-08-09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8-04
  • 运输物流领域将推失信联合惩戒 失信主体不得报考公务员 2019-08-04
  • 【金平天气】最新金平今天天气,实时提供金平气温、空气质量、24小时天气预报、生活指数查询 2019-07-21
  • 中国台北男篮迎首位女主帅 谢玉娟:全新的挑战 2019-07-21
  • 科学恢复森林 广汽丰田用心守护自然家园 2019-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