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疆塔城:多元化种植助力乡村振兴 2019-10-12
  • 青海新闻网—青海门户 主流媒体 2019-10-12
  • 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2019-09-29
  • 【大家谈】博鳌论坛释放中国改革开放新信号 2019-09-29
  • 厉害了!春运如何防盗防骗 铁警说唱MV来教你 2019-09-23
  • 看了这些叫人心跳的照片 才知道睡过你就是旅行的意义…… 2019-09-17
  • 影驰HOF II DDR4内存发布:液氮超频5.3GHz影驰HOFIIDDR4内存发布-手机行情 2019-09-17
  • “旺角骚乱案”10名被告暴动罪全部成立 最年轻者判刑超过4年 2019-08-26
  • 为副省高官一撸到底点赞 2019-08-2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牢记嘱托 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9-08-25
  • 【学习时刻】韩振峰:继续写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篇“大文章” 2019-08-22
  • 端午节假期间全国道路交通平稳有序 2019-08-22
  • 宁波:发力品牌建设 推动产业升级 2019-08-19
  •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党组书记、社长张宗云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8-09
  • 文在寅盼“特金会”取得成功 称完全化解僵局还需更长时间 2019-08-09
  • 河北快3开奖结果 > 穿越小说 > 大唐不良人 > 第一百五十章 兰池故事(二合一)
    ?    “我要你盯死新罗使团,只因为你是不良人。

        要知道,新罗毕竟臣服于我大唐,此次金法敏前来,也是奉金胜曼之命前来向朝廷示好。所以无论任何人有针对新罗的不利举动,都可能会引起朝廷乃至天子的不满。而你不一样,不良人微不足道,所以即便你们有所行动,也不会引人关注。

        阿弥,你的任务就是要严密监视新罗使团的每一个人,一有异动就立刻告诉我?!?br />
        李客师收起之前的嬉皮笑脸,十分严肃说道。

        如果他不解释,苏大为甚至会认为,李客师知道自己正在跟踪新罗使团的事情。

        沉默片刻,苏大为道:“郡公,那兰池究竟是何来历?”

        “史书记载,兰池又名兰池陂,是始皇帝引水建造的湖泊。

        之后,始皇帝在兰池北侧,造宫殿一座,名为兰池宫。然则,秦末楚初,西楚霸王项羽杀入关中,兰池和兰池宫就不见了踪迹。有的人说,它已沉入水底,有的人说,兰池宫并不存在。毕竟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人能够确定兰池宫的位置?!?br />
        李客师说话间,击掌三下。

        有红拂军婢女捧一副巨型地图走进小楼,挂在了墙上。

        地图旁边,点亮了几个行军所用的火把,顿时把那地图照的分毫毕现,极为清晰。

        李客师挥手,红拂军婢女立刻退出小楼。

        他招手示意苏大为过来,站在地图前,看着那副地形图,眼中流露出了古怪之色。

        “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始皇帝曾微行咸阳,在兰池遭遇伏击,幸得身边武士?;?,才得以幸免。之后,又有汉书记载,兰池陂即为周亚夫封地境内……诸多说法,难辨真假。但唯一可以确定的事情就是,兰池宫的位置应该就在咸阳附近?!?br />
        苏大为看着地图,不知为什么,总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他说不上来,就是觉得眼熟。

        “郡公,那兰池宫,究竟是什么所在?”

        “可听说过老秦不死军团吗?”

        “啥?”

        “相传,战国时,七国征伐。

        在那其中,七国异人各施手段,辅助各国建立起了一支支奇雄兵马。如魏武卒、下稷剑士、楚国山鬼等等。那也是异人最为昌盛的时代,所到之处,各国诸侯无不待若上宾,任其施展手段。而其中,老秦独占八百里秦川,也有一支雄兵,名为不死金人。这支兵马,就归属于兰池宫所治,在那个时代建立了显赫的功勋?!?br />
        魏武卒,听说过,吴起统帅的兵马。

        下稷剑士,也略有耳闻,毕竟在后世不少作品里,都曾提到了下稷学宫。

        但山鬼和不死金人,苏大为是第一次听说。

        “恨不能生于当年,与天下异人相争,不亦快哉!”

        李客师看着地图,负手发出一声感慨。

        对于他而言,那或许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但相信对于普通百姓来说,那就是一场灾难。

        苏大为轻声道:“那后来呢?”

        “后来?”

        “我是说,既然那劳什子不死金人那么厉害,后来怎么消失了?”

        “始皇帝一统山东六国之后,觉察到异人的危害。

        于是,他假收集天下之金的名义,四处追杀异人,同时又秘密下令,试图灭掉兰池宫,让不死金人彻底消失。从那以后,六国异人以及老秦异人,还有兰池宫就消失不见。之后,始皇帝又下旨焚书坑儒,其实所针对的,也大都是那些异人。

        许多异人不得不漂洋过海远离中原,兰池宫也就渐渐成了传说,少有人知晓其存在?!?br />
        “那现在……”

        “太史局怀疑,金法敏很可能有兰池宫的消息?!?br />
        “啥?”

        “要知道,当年兰池宫的大良造韩终,在发现了始皇帝的意图之后,将兰池宫的密匙交给了当时的诡异首领,之后假出海为始皇帝寻长生不老药之名,远赴海外。

        之后,兰池宫就不知所踪。

        直到后来韩终的子孙在汉代重返长安,人们才知道原来那兰池宫,是真实存在?!?br />
        说到这里,李客师话锋一转。

        “你还记得当初你杀的那头高句丽鬼兵吗?”

        “记得!”

        “第一头高句丽鬼兵,就是由韩终所造。

        当年他远遁海外,其实就是藏身于三韩之地。他将不死金人的秘法传授给了当时逃亡到三韩的燕国宗室后裔,才使得那高句丽鬼兵的祭练之法在三韩流传至今。

        当然了,韩终传授到三韩的高句丽鬼兵并不完整。

        真正完整的不死金人祭练之法,如今就藏在兰池宫里。新罗、高句丽、百济乃至于东瀛倭人,都在秘密寻找兰池宫的所在。为的就是,能够得到兰池宫的传承?!?br />
        苏大为变了脸色,看着地图,一言不发。

        如果是朝廷或者太史局想要寻找兰池宫,他绝不会阻拦。

        可现在,一帮子蛮夷竟想要得到兰池宫的传承?这是苏大为完全无法接受的事情。

        “既然如此,何不将之拿下?”

        “拿下谁?”

        “那新罗使团啊?!?br />
        “拿下了又能怎样?他们定不会承认此事。到时候,反而会让朝廷落得一个以大欺小,恃强凌弱的名声。而这,恰恰是我们不愿意承受的名声,所以才没有行动?!?br />
        “可也不能任其肆意妄为吧?!?br />
        “谁说让他们肆意妄为了?你道那太史局的牛鼻子,果真会坐视那些蛮夷胡作非为?

        只因为没有证据,他们也不好动手。

        你懂得,师出有名!朝堂上那些个腐儒虽没什么真本事,可这大道理却说得头头是道。毕竟,而今不是战国时代,我等虽有非凡手段,也必须受到朝廷的约束。

        或许对我们而言,不公平。

        但是对于那些普通人来说,这种约束,却可以让他们无忧无虑的生活?!?br />
        李客师说到这里,也露出了颇为无奈的笑容。

        “你是不是觉得很委屈?”

        “有一点?!?br />
        “其实也没什么委屈,有律法约束,总好过秩序混乱。

        毕竟,朝廷对我们也不算差,除非你想做那无法无天之人,否则受点委屈也算不得大事?!?br />
        规则,律法!

        苏大为沉吟不语。

        “其实,就算你不找我,我已经在监视新罗使团?!?br />
        “啥?”

        苏大为深吸一口气,把金德秀被杀一案详细讲述了一遍。

        “大理寺那边,也觉察到金法敏的异状。

        如你所言,他们也担心会造成外交上的麻烦,所以命我暗中监视那新罗使团。不过昨天,我们又遇到了一个案子,就是之前我说的那个昔秀芳,被诡异杀害?!?br />
        “被诡异杀害?”

        “应该不是诡异主动攻击,而是有异人以秘术,强行开灵,造成诡异杀人的假象。

        那个人,是百济人,名叫苩春彦。

        安文生告诉我说,她应该是百济郑希良一脉传人,擅长香术。不过,我们并未正面交锋。县君没有把这件案子呈报上去,而是要我秘密侦破,不可打草惊蛇?!?br />
        “郑希良?”

        李客师似乎知道安文生的存在,所以并没有询问关于他的事情。

        相反,他对郑希良颇有兴趣。

        半晌后,他轻声道:“可据我所知,那郑希良虽是百济人,但在多年以前,就已经投靠了新罗。他有一个弟子名叫金庾信,是新罗国仙,与金春秋一文一武,是金胜曼的左膀右臂,在朝堂上极具威望。有意思,真是有意思,看样子这牛鬼蛇神都来了?!?br />
        “郡公,啥叫国仙?”

        “哦,就是新罗花郎道的首领。

        阿弥,我知道你无心朝堂,对很多事不放在心上。但我还是建议,你要多了解一些事情。这‘花郎’是新罗的一个青年组织,极度忠于新罗朝廷,颇有些本事?!?br />
        苏大为赧然,但却不服气道:“郡公,我一个不良人,就算想了解这些,也找不到人?!?br />
        “那简单,这是我的疏忽。

        回头我会把一些资料给你,你看过了就销毁,不要传出去就好?!?br />
        苏大为对李客师的态度,非常满意。

        “对了,既然当初韩终把兰池宫的密匙给了诡异首领,他们寻找兰池宫,岂不是要和诡异合作?”

        李客师微微一笑,道:“放心吧,荧惑星君绝不会和任何人类合作,开启兰池宫?!?br />
        怪不得,太史局那些人稳坐钓鱼台。

        “那是不是说,就算他们找到了兰池宫,也无法开启?”

        “从目前的情况而言,的确如此。

        但我们不敢肯定,因为我们也不清楚,当年韩终有没有在兰池宫设下别的禁制?!?br />
        “总之,我盯死新罗使团就可以了?”

        “正是如此?!?br />
        李客师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轻声道:“对了,我上次给你的如意,你还保存着?”

        “当然?!?br />
        “那好,如果你发现情况不妙,可以持那如意,直接去找李淳风?!?br />
        “那你呢?为什么我觉着,你什么都不用做?”

        李客师笑了,拍着苏大为的胳膊道:“我是不需要做什么,就等你传来捷报?!?br />
        苏大为听罢,翻了个白眼。

        他知道,李客师是在说笑。他也是朝廷命官,和李唐江山有着密切联系,又怎可能真的去做撒手掌柜?他怕是有其他的任务,所以才会把苏大为找来,监视新罗使团。

        想清楚了这一点,苏大为也就松了口气。

        毕竟,他背后站着的是整个大唐朝廷,而非孤军奋战。

        只不过,如李客师所说的那样,新罗使团中怕也是异人。接下来的监视行动,必须要更加小心和谨慎才行。苏大为觉得,他需要仔细考虑一下,接下来的行动。

        ……

        不知不觉,天亮了。

        苏大为一夜未睡,但依旧精神旺盛。

        吃了一顿丰盛早餐后,苏大为向李客师告辞,准备返回长安。

        哪知道,李客师却拦住了他,指着苏大为那匹马道:“你这匹马,是大理寺给你配备的马吗?”

        “是??!”

        “回去之后,把它还了?!?br />
        “为什么?”

        “普通人不晓得你这匹马是大理寺的马,但有心人还是能够看出端倪。

        李思文那小子也忒不小心,居然留了这么大一个破绽出来。你最好把它还给李思文,这样的话,才能够和大理寺撇清关系。否则,很容易暴露你的身份和任务?!?br />
        苏大为轻轻抚摸马颈,心里有些不舍。

        好歹也养了这么久,每日为它洗刷,已经培养了一些感情。

        还给大理寺?那我岂不是白喂了它那么多上等草料?要知道,苏大为喂给它的草料,可是尉迟恭送的。而尉迟恭的草料,那都是经过专门调配,价格可不便宜。

        尉迟恭也喜欢马,用尉迟宝琳的话说,他有时候对马比对儿子还亲。

        “怎么,不舍得?”

        “有点?!?br />
        “要不这样,你可以留下这匹马,但不能骑回去。

        我呢,会让人在大理寺那边,勾销这匹马的消息。这匹马就先留在我这里,等这件事过去了,这匹马就是你的了,我再让人送过去。这样一来,也就没人会再怀疑,你和大理寺有什么关联了。不过在这件事情没有过去之前,我不会把它交给你?!?br />
        “可以吗?”

        “当然可以!”

        苏大为顿时喜出望外,这等于是白得了一匹马。

        “可是,没了马,我怎么回去?”

        李客师看着他,难能猜不到他的心思。

        哼了一声,他冷声道:“算是我李家欠了你们苏家?!?br />
        他拍了拍手,就见有家人牵了一匹黑马过来。

        “郡公,这么怎么这么丑?”

        苏大为一看见那匹马,顿时就蹙起眉头。

        这匹黑马,个头比大理寺那匹马至少矮了小半个头,看上去很瘦小。

        李客师冷笑道:“你懂个屁,就知道以貌取马。告诉你,这匹马叫做凉州龙子,是吐谷浑人当年在青海,以大宛良驹混青海诡异所培育出的王马。懂吗,这是王马,马中之王。你看它现在个头弱小,且没有丝毫的神异之处,那是因为它还小。

        等它长大之后,你就会知道它有多厉害。

        它若不是这般模样,早就被人抢光了,那轮得到你占便宜?对了,我先和你说清楚,它目前还小,食量惊人,差不多是你那匹大理寺上等马食量的三倍左右。不过等它过了成长期,食量就会减小。小子,你觉得老夫这边,会养那劣马不成?”

        你说的好有道理!

        苏大为走到这龙子马跟前,左看看,右看看,实在是看不出它的神异之处。

        李客师却露出诡异笑容,趁着苏大为不注意,他走上前,轻轻在马腮处掐了一下。

        刹那间,就见龙子马周身毛发贲张,冲着苏大为就发出一声咆哮。

        没错,是咆哮,而非马嘶。

        那声音一点都不像马的声音,更像是某种凶兽的怒吼。

        远处那匹大理寺的马,希聿聿长嘶,四蹄拼命踏动,显然是受了惊吓。

        苏大为也吓了一跳,不过他反应很快,冲上前一把就推开了李客师,怒声吼道:“你这老头怎这么坏?欺负我家龙子作甚?我告诉你,你再敢欺负它,我跟你没完?!?br />
        说完,还一副护鸡崽的模样,抱着龙子马的脖子,一副要和李客师拼命的模样。

        李客师也没想到苏大为会这么大反应。

        他呆愣片刻,突然指着苏大为骂道:“老夫从未见过如你这般,厚颜无耻之人?!?br />
        不过,他骂了也没有用。

        这龙子马显然是通人性,感受到了苏大为对它的维护。

        把大脑袋探进了苏大为的怀里,亲昵的摩挲。

        而苏大为搂着龙子马,冲李客师露出谄媚笑容。他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问道:什么情况?

        李客师摇着头,指着苏大为哭笑不得。

        “龙有逆鳞,龙子马虽然是马,却如龙一般,有逆鳞存在。

        它两腮处生有两块肉鳞。若碰触,就会激怒它,发出凶兽声响,可声传十里。

        这种马长大了,在马群里就是马王。

        否则王马之名怎么得来?就是因为它的这种性子?!?br />
        “那我走了!”

        苏大为露出恍然之色,牵着马往外走。

        走了两步,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扭头对李客师道:“郡公,我有一桩生意,你有兴趣吗?”

        “啥?”

        “你看,你也说了,龙子食量惊人。

        我家里养一匹大理寺的马,就有些艰难,更何况龙子?

        不过,我有一桩生意,独家生意。你若是有兴趣的话,咱们可以合作一下,你看如何?”

        原本,苏大为以为李客师不会感兴趣。

        毕竟他李客师是堂堂丹阳郡公,大唐军神李靖李药师的兄弟,对钱应该兴趣不大。

        哪知道,他话未说完,李客师的眼睛就亮了。

        “什么生意?”

        “郡公,你很缺钱吗?”

        李客师这时候,已经把周遭的家臣赶走,轻声道:“你别管,我只问你,什么生意,保证赚钱吗?”

        那模样,俨然一个行走于沙漠之中快要渴死的旅人,遇到了救星一样。

        眸光一闪,苏大为打量起了李客师。

        “你看什么?没见我这么大家业,要养这么多人,当然要找一些赚钱的门路才行?!?br />
        “是吗?”

        苏大为冷笑道:“那为何你把家臣都赶走?”

        “这个,你懂什么,人多嘴杂。你这是独家生意,万一被人听走了,可不太好?!?br />
        “真的?”

        “你怎恁多的废话,到底什么生意?”

        我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

        苏大为心里多少能确定,李客师缺钱,但绝不是他说的那样。这次他从鄱阳湖回来,大车小车的,怎么看都不像是没钱的主儿。至少,胡夫人家里绝对很富有。

        可他偏偏……

        也是个耙耳朵,怕老婆的人。

        “什么生意,你不用管,总之肯定可以赚钱?!?br />
        “你连什么生意都不说,我怎么信你?好吧好吧,那你说,需要我做什么?”

        “投钱啊,你想赚钱,肯定得先投钱,不然怎么赚钱?”

        “还要我投钱给你?”李客师闻听,立刻拉下了脸,道:“我昨日送你鬼面水母,今日又赠你凉州龙子,你还好意思找我要钱?苏家小子,你这样子,可不地道?!?br />
        “鬼面是我要你给我的吗?

        龙子,是我帮你盯着新罗使团的酬劳?!?br />
        “你……”

        李客师顿时哑口无言,指着苏大为,竟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

        “真的,我这生意肯定赚钱,而且不会少了。

        我那边已经找人进原料,从西域到长安的关口我都已经打通了。只要东西做出来,绝对是财源滚滚??す?,这年头想要赚钱,必须要独门生意,这可不太好找?!?br />
        苏大为甚至可以听见,李客师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噼啪直响。

        “可是,我没钱!”

        好半天,他苦着脸,憋出了一句。

        “阿弥,你那生意要投多少钱?”

        李客师话音未落,胡夫人突然出现,看着苏大为,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

        苏大为一愣,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本想哄着李客师投点钱,把他拉到自家生意的车上,可没想到却招惹来了人家老婆。

        “夫人……”

        李客师忙开口,想要劝阻。

        哪知胡夫人却十分爽快,摆手示意李客师别说话,道:“阿弥,倒是说话???”

        “我……”

        “一千贯,如何?”

        “啥?”

        “若是一千贯不够,可以再加?!?br />
        苏大为感觉脑袋有点不够使了。好在,他并不贪心,连忙点头道:“够了,足够了?!?br />
        “如此,我回头找人把钱给你送去?!?br />
        “好!”

        苏大为这一次,算是享受到了被钱砸晕的感觉了。

        整个人都是懵的。直到他上马,离开了丹阳郡公府,走出了十余里地之后,才算反应过来。

        胡夫人很有钱!

        这是他第一个念头。

        胡夫人很聪明,也很有手段!

        上来直接用钱把他砸懵了之后,不知不觉从他口中套出了不少信息。

        胡夫人很有魄力,二话不说就决定投入一千贯。这可是一千贯,不是十贯、一百贯。

        本来,苏大为那生意的起始资金也就是几百贯的事情。

        之前他会为了起始资金发愁,如今却不再担心。毕竟,家里两千贯做底,足够了!之所以找李客师,说穿了就是想借三原李家的名声,为他的生意做个背书。

        当然了,女皇姐姐得势以后,苏大为自不会担心有人找他麻烦。

        但是在她没有得势之前,还真就需要有人撑腰。三原李家,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可他没想到,胡夫人一下子投了一千贯。

        苏大为在反应过来之后,非但没有觉得开心,反而有一种莫名的压力。

        胡夫人太精明了,以后和李家打交道,可要小心点才行。

        不过,总体而言,这次来昆明池收获不小。先得了鬼面水母,后又得了凉州龙子,顺便还为他的生意找到了靠山。嗯,收获不小,可说得上是一桩大喜事了……

        至于生意?

        苏大为还真不是特别担心。

        一切,等到女皇姐姐得势之后,就不信赚不来钱!

        想到这里,苏大为又是一阵莫名开心,催马往长安城行去,口中还哼起了小曲。

        
  • 新疆塔城:多元化种植助力乡村振兴 2019-10-12
  • 青海新闻网—青海门户 主流媒体 2019-10-12
  • 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2019-09-29
  • 【大家谈】博鳌论坛释放中国改革开放新信号 2019-09-29
  • 厉害了!春运如何防盗防骗 铁警说唱MV来教你 2019-09-23
  • 看了这些叫人心跳的照片 才知道睡过你就是旅行的意义…… 2019-09-17
  • 影驰HOF II DDR4内存发布:液氮超频5.3GHz影驰HOFIIDDR4内存发布-手机行情 2019-09-17
  • “旺角骚乱案”10名被告暴动罪全部成立 最年轻者判刑超过4年 2019-08-26
  • 为副省高官一撸到底点赞 2019-08-2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牢记嘱托 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9-08-25
  • 【学习时刻】韩振峰:继续写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篇“大文章” 2019-08-22
  • 端午节假期间全国道路交通平稳有序 2019-08-22
  • 宁波:发力品牌建设 推动产业升级 2019-08-19
  •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党组书记、社长张宗云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8-09
  • 文在寅盼“特金会”取得成功 称完全化解僵局还需更长时间 2019-08-09
  • 华东15选5玩法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号 大数据未来发展 意甲2019-2020 12选5任7中奖多少钱 51计划网pk10飞艇 天降财神国语1 快乐彩票 扑克王德州软件下载 南粤风彩26选5开奖 体彩胜平负怎么打票 快乐12软件前三分析 王中王论坛资料大全 南国特区七星彩票论坛 围棋游戏单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