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疆塔城:多元化种植助力乡村振兴 2019-10-12
  • 青海新闻网—青海门户 主流媒体 2019-10-12
  • 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2019-09-29
  • 【大家谈】博鳌论坛释放中国改革开放新信号 2019-09-29
  • 厉害了!春运如何防盗防骗 铁警说唱MV来教你 2019-09-23
  • 看了这些叫人心跳的照片 才知道睡过你就是旅行的意义…… 2019-09-17
  • 影驰HOF II DDR4内存发布:液氮超频5.3GHz影驰HOFIIDDR4内存发布-手机行情 2019-09-17
  • “旺角骚乱案”10名被告暴动罪全部成立 最年轻者判刑超过4年 2019-08-26
  • 为副省高官一撸到底点赞 2019-08-2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牢记嘱托 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9-08-25
  • 【学习时刻】韩振峰:继续写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篇“大文章” 2019-08-22
  • 端午节假期间全国道路交通平稳有序 2019-08-22
  • 宁波:发力品牌建设 推动产业升级 2019-08-19
  •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党组书记、社长张宗云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8-09
  • 文在寅盼“特金会”取得成功 称完全化解僵局还需更长时间 2019-08-09
  • 河北快3开奖结果 > 穿越小说 > 大唐不良人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新罗使者被杀之谜中篇

    河北福彩快3走势图:第一百二十九章 新罗使者被杀之谜中篇

    ?    唐代的长安皇城,其实是一个宽泛的说法。

        皇城分为两个区域,以承天门为界。

        入朱雀门,走承天门街,到承天门这一块区域,其实并非皇宫,而是中央官署所在。

        过了承天门之后,才算是皇宫。

        大理寺坐落于皇城顺义门一侧,与卫尉相邻,背靠将作监。

        而鸿胪寺和鸿胪客馆,则位于朱雀门和含光门之间。

        苏大为从长安县衙出来之后,直奔顺义门。

        在顺义门,他把腰牌交给了守门侍卫,然后又经过一番严格的盘查和询问之后,才算通过。

        大理寺门外,庄严肃穆。

        苏大为再次取出腰牌,请守卫人员通禀,然后就站在侧门外等候。

        雨,仍旧在下,淅淅沥沥。

        顺义门道行人稀少,不时可以看到全副武装的侍卫兵马,从街道上走过。

        他等了一会儿,里面终于有了动静。

        一个大理寺吏员从侧门走出来,道:“把身上的武器交出来,然后随我来?!?br />
        要交出武器吗?

        苏大为愣了一下,但旋即应命。

        入乡随俗吧。

        这大理寺好歹也是最高法院一样的存在,规矩多,守卫严格,也在情理之中。

        他把横刀交出,然后示意身上已没有武器。

        “这是什么?”

        那吏员指着苏大为手臂上的降魔杵,蹙眉问道。

        “前两月不是诡异暴动,之后家母在大慈恩寺求来的护身符,让我随身携带。

        ”护身符吗?“

        吏员看了一眼,点点头,也没有为难苏大为。

        身上带个护身符也正常。再说这降魔杵看上去虽然大了一些,但似乎也没甚杀伤力。

        苏大为暗自松了口气,忙跟着那吏员往里走。

        说实话,大理寺的面积并不是很大,吏员加起来,大约有二百多人。除此之外,还有百十名杂役。总体而言,大理寺内部规划的非常整齐,一个一个跨院,吏员进进出出,各司其职。一眼看去,虽然非常忙碌,但并不杂乱,显得是井然有序。

        在一个跨院外停下,那吏员示意苏大为等着。

        他走进院子,不一会儿又出来,对苏大为招手道:“随我来,李主簿要见你?!?br />
        这吏员说话,颇有些趾高气扬的架势。

        也难怪,在这大理寺中,除却杂役之外,所有的吏员大都身居品秩。哪怕是最小的大理寺狱丞,也是个从九品下的职官。哪像苏大为,基本上就是一个白身平民。

        苏大为倒也不在意,跟着那吏员走进跨院。

        这跨院面积不大,有几间公房,可以看见屋里面的人,正在忙碌不停。

        苏大为被带进了一间厢房,就见里面端坐一人??茨昙痛笤既笥业亩眺啄凶?,正伏案书写。苏大为进屋后,他只抬头看了一眼,并未说话,然后继续低头书写。

        苏大为见状,也没有打搅对方。

        他知道,这人是在用这种方式给他下马威。

        所以他也不着急,静静站在屋中。

        半晌,那人书写完毕,把手中笔放下,又抬头看了苏大为一眼,道:“长安县无人,竟派一黄口小儿来,莫非是不愿意配合大理寺行动吗?”

        苏大为一愣,立刻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这是觉得他年纪小,认为长安县是在敷衍大理寺。

        他连忙道:“有志不在年高,非是长安无人,而是县君以为小人前来,已足够了?!?br />
        他可不是中二少年,上去怼一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之类的话语。苏大为可以肯定,如果他真这么说了,不定对方会立刻发作,把他赶出大理寺。

        他此次前来,是想弄清楚金德秀之死的原因。

        在没有弄清楚之前,苏大为可不会轻易的离开这里。

        那主簿也愣了一下,旋即笑了。

        “好大口气!”他站起身来,道:“不过既然来了,那就随我走吧。

        倒要看看,裴君手下究竟有何才干?!?br />
        “去哪里?”

        主簿道:“现场,随我再走一趟?!?br />
        说完,他也不理苏大为,径自走出房间。

        苏大为不敢怠慢,忙跟在主簿身后。那主簿在大理寺门口的厩房前停下,早有杂役牵了两匹马等候。他接过其中一匹马的缰绳,然后又扭头打量了苏大为两眼。

        “会骑马吗?”

        “会!”

        “领回兵器,随我出发?!?br />
        说着话,他就牵马往外走。

        苏大为不敢怠慢,忙一路小跑到大理寺侧门的门房里,把横刀取回。

        他返还厩房,牵住了另一匹马的缰绳,往大理寺门外走去。

        主簿早已等在门口,见苏大为出来,他突然取了一块青铜打造的腰牌,丢给了苏大为。

        “这是大理寺通行令牌,以后凭牌进出。

        还有,不必再交出兵器,咱们随时会出去,忒麻烦?!?br />
        说完,他又对大理寺门口的卫兵道:“此人是长安县派来配合大理寺行动的人,准他跨刀入内,不必再予以阻拦?!?br />
        “明白,卫兵立刻点头答应?!?br />
        主簿披上了蓑衣,牵马往顺义门走。

        苏大为也不敢怠慢,跟着披上蓑衣,牵马随后。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顺义门,在顺义门外上马,然后催马就走。

        “李主簿,咱们去哪里?”

        “居德坊,跟上了?!?br />
        李主簿在前面,头也不回,打马扬鞭而走。

        今天有雨,所以路上的行人并不是太多,走起来也很顺畅。

        苏大为紧随其后,不多时就来到居德坊外。

        李主簿在坊门外甩镫下马,牵着马往里面走。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哦,小人名叫苏大为?!?br />
        “苏大为?好名字,大有所为?!?br />
        主簿点点头,道:“你既然是长安县所属,想必对这里也不陌生,找几个武侯过来?!?br />
        说完,他把马缰绳就丢给了苏大为。

        那气派,很不一般。

        苏大为觉得,这位李主簿的身上,似乎有一种行伍中人的气概。

        他接住了缰绳,牵着两匹马走到了武侯铺外,把马系在桩子上,就走进武侯铺。

        表明了身份之后,苏大为喊了两个武侯,还有两个坊丁出来。

        “哥几个,外面是大理寺的主簿,过来查案,大家警醒点,别被人挑了毛病?!?br />
        “明白明白?!?br />
        两个武侯一开始并不是特别愿意,但听说是大理寺的人,也不敢怠慢,连忙跟了上来。

        “漕渠桥怎么走?”

        “过十字街左拐,顺着十字巷横街走,过了路口就是?!?br />
        苏大为推了那武侯一把,轻声道:“还不带路?!?br />
        武侯恍然大悟,忙一路小跑的在前面走。

        苏大为则跟在那李主簿的身后,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漕渠桥。

        “前日,是谁发现的尸体?”

        “原来上官是来调查那件事情啊,是小人清早巡逻时,发现的尸体?!?br />
        “具体位置在哪里?”

        “喏,就在桥下的河滩上。

        当时天色还有点暗,小人路过这里时,想喘口气就回去开门。

        是南九郎先看到,他说桥下怎么看着好像有人?然后小人就走下去,发现了尸体?!?br />
        “南九郎是哪个?”

        “哦,他今日休息,没有来?!?br />
        “去,把他找来?!?br />
        武侯不敢怠慢,忙唤了一个坊丁过来,让他前去找人。

        苏大为则站在桥头,看了片刻之后,顺着斜坡滑到了河滩上。

        “是这里吗?”

        “在往里面一点?!?br />
        武侯也跟着下来,指着桥洞下道:“就是那堆杂草旁边,对,就是那个位置。小人记得很清楚,他是上半身泡在水里,双腿在河滩上。如果不是南九郎眼睛尖,我还真不见得能发现?!?br />
        苏大为又往前走了两步,然后抬头,向河堤上的李主簿看去。

        李主簿突然问道:“那南九郎当时在什么位置?”

        “哦,上官再往后退两步,大概是那个位置?!?br />
        李主簿退后两步,往桥下看去。

        看了两眼后,他也顺着斜坡下来,示意苏大为上去。

        “苏大为,能看到吗?”

        “看到什么?”

        李主簿招手,示意那武侯过来,躺在河滩上。

        苏大为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看不太清楚?!?br />
        苏大为大声回答。

        当然,如果他调用元炁,借元炁之力肯定能看清楚。

        不过那南九郎应该是一个普通人,不可能有那样的眼力。

        李主簿示意武侯起来,然后爬上了河堤。

        “刚才武侯说,他准备歇一下,去开坊门。

        也就是说,当时应该是四更三点到五更天之间。在如今这个时节,天应该还黑着。至少,当时的光线,应该比现在要黑。你刚才站在这里,都很难看清楚那里的情况。南九郎在那种情况下,居然能看到有人?我觉着,这似乎有点不太可能?!?br />
        苏大为,没有插嘴,只静静站在旁边,听李主簿的分析。

        这个时候,南九郎来了。

        他是一个看上去,年纪和苏大为差不多的年轻人。

        个头嘛,也到苏大为的肩膀,精瘦。

        他走过来,脸上带着困惑之色。

        听了李主簿的询问,他顿时慌了,连忙解释道:“上官,小人和此事,绝无干系。小人只是从小就有一副好眼力,能看的比别人远,有时候就算在夜里,也能看见。

        就因为小人生了这副招子,所以大家都唤我千里眼。

        平日里,小人都是晚上当值,就是因为这双眼睛的缘故。不信,上官可以问其他人,小人句句是实,没有半句谎言?!?br />
        李主簿闻听,一愣。

        他扭头向武侯看去,就见武侯连连点头。

        “九郎确是有一双好眼睛,这一点小人可以作证?!?br />
        “是吗?”

        “小人可以发誓?!?br />
        李主簿眉头蹙起,“既然如此,南九郎,你把当晚的情况,再与本官详细说一遍?!?br />
        南九郎连忙点头,站在河堤上,手舞足蹈比划起来。

        苏大为则再次滑到河滩上,站在河边,向四处观望。

        漕渠,长安五渠之一。

        它与永安渠相连,经西市而出,入居德坊而后出城。这条河渠,水系很发达,水量也很大。西市的木材,会竟有这条河渠出城,以减少人工的开支,水流十分湍急。

        苏大为蹲下来,把手伸进了河水之中。

        “老姚!”

        “来了!”

        武侯忙快走两步,到了苏大为的身边,低声道:“苏帅,我和二哥关系不错。

        上面那位到底什么意思?托个底,让我也放心。他这过来就怀疑九郎,我这心里有点慌??!”

        苏大为闻听,顿时笑了。

        “你和我二哥认识?”

        “经常一起喝酒,之前他巡夜的时候,我还帮他掩护过呢?!?br />
        苏大为抬头,看了正在问话的李主簿一眼,低声道:“没事,他就是有枣没枣打两杆子,乱来呢?!?br />
        “吓死我了,刚才他那脸色,可真难看?!?br />
        “别管他,和我说说,那天晚上你看到的情况吧。

        把你看到的所有情况都说一说,别有疏漏。我跟你讲,这案子不小,我都是配合行动,说穿了就是跑腿。大理寺的主簿,从六品的职官,和咱们县君都属于平级?!?br />
        老姚闻听,顿时紧张起来。

        和县君平级?那可真是大人物了!

        他凝神回忆半晌,低声道:“那天晚上,情况是这样的……”

        
  • 新疆塔城:多元化种植助力乡村振兴 2019-10-12
  • 青海新闻网—青海门户 主流媒体 2019-10-12
  • 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2019-09-29
  • 【大家谈】博鳌论坛释放中国改革开放新信号 2019-09-29
  • 厉害了!春运如何防盗防骗 铁警说唱MV来教你 2019-09-23
  • 看了这些叫人心跳的照片 才知道睡过你就是旅行的意义…… 2019-09-17
  • 影驰HOF II DDR4内存发布:液氮超频5.3GHz影驰HOFIIDDR4内存发布-手机行情 2019-09-17
  • “旺角骚乱案”10名被告暴动罪全部成立 最年轻者判刑超过4年 2019-08-26
  • 为副省高官一撸到底点赞 2019-08-2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牢记嘱托 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9-08-25
  • 【学习时刻】韩振峰:继续写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篇“大文章” 2019-08-22
  • 端午节假期间全国道路交通平稳有序 2019-08-22
  • 宁波:发力品牌建设 推动产业升级 2019-08-19
  •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党组书记、社长张宗云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8-09
  • 文在寅盼“特金会”取得成功 称完全化解僵局还需更长时间 2019-08-09
  • 超准平特一肖 中国彩是不是正规的 天天炸金花 网上赚钱30种方法 快速时时彩走势图 装甲战争突击安卓下载 ag打鱼太黑了 2019026期福彩中奖号 福建11选5合买 重庆快乐10分开奖时间 3d百个和走势 快乐飞艇计划最新软件 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图表的 开元通比牛牛玩法 全天北京pk10连中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