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疆塔城:多元化种植助力乡村振兴 2019-10-12
  • 青海新闻网—青海门户 主流媒体 2019-10-12
  • 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2019-09-29
  • 【大家谈】博鳌论坛释放中国改革开放新信号 2019-09-29
  • 厉害了!春运如何防盗防骗 铁警说唱MV来教你 2019-09-23
  • 看了这些叫人心跳的照片 才知道睡过你就是旅行的意义…… 2019-09-17
  • 影驰HOF II DDR4内存发布:液氮超频5.3GHz影驰HOFIIDDR4内存发布-手机行情 2019-09-17
  • “旺角骚乱案”10名被告暴动罪全部成立 最年轻者判刑超过4年 2019-08-26
  • 为副省高官一撸到底点赞 2019-08-2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牢记嘱托 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9-08-25
  • 【学习时刻】韩振峰:继续写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篇“大文章” 2019-08-22
  • 端午节假期间全国道路交通平稳有序 2019-08-22
  • 宁波:发力品牌建设 推动产业升级 2019-08-19
  •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党组书记、社长张宗云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8-09
  • 文在寅盼“特金会”取得成功 称完全化解僵局还需更长时间 2019-08-09
  • 河北快3开奖结果 > 穿越小说 > 大唐不良人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一尾锦鲤(四)

    河北快三咋天开奖结果:第一百二十六章 一尾锦鲤(四)

    ?    不良人,是一个很松散的机构,没有太多的章程约束。

        没有案子的时候,大家基本上各自行动,互不干涉。

        由于长安县不良人设立四副帅制度,所以每一个副帅都有独立的办公地点。

        陈敏虽然故意压制苏大为,但是对应该给予苏大为的待遇,却没有少一分半点。

        小公廨的桌子上,摆放着两身新公服。

        公服上,有横刀和腰牌。

        苏大为走进屋内,看了一眼之后,就没再理睬。

        他在桌子旁边坐下,拿起摆放在桌上的案牍。

        上面是一些最近发生在长安县的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阿弥,啊,应该是苏帅?!?br />
        就在苏大为翻看卷宗的时候,拐子爷走了进来。

        他习惯性的似以前那样喊了一句,但旋即就意识到了错误,于是连忙改嘴,还轻轻打了自己一巴掌。

        拐子爷,好像姓潘吧。

        苏大为记不太清楚,反正从他加入不良人的那天起,就是和其他人一样,唤他拐子爷。论资历,他还真是最老。据说当年苏大为的老爹苏钊苏三郎加入不良人的时候,一开始就跟着拐子爷。只是这拐子爷有点油滑,混了这么多年也没有出头。

        他身高,大约有五尺六寸上下(唐尺),有点胖。

        花白的头发判髻,不过从那发髻之中,又留了一根辫子出来,垂在脑后。

        苏大为一开始的时候,还以为他是个胡人。

        不过后来发现,他是道地的汉人,祖籍就在洛阳。

        那根辫子,与后世金钱猪尾巴的辫子不太一样,有点短,有点细,垂在脑后一晃一晃,颇为有趣。给苏大为的感觉,有点类似于前生那些特立独行的嬉皮士风格。

        说来,拐子爷也是倒霉。

        诡异暴动那天,他当时正在路边巡视。

        结果一头诡异出现,一下子就撞断了他的腿,差点要了他的性命。后来,人们是在一条小巷里找到了他,当时已奄奄一息。好在后来被救过来了,在家里躺了很久。

        康复之后,原本只是有点小跛的腿,真的瘸了,手里还多了一条黑色拐杖。

        拐子爷的名字,也算是给坐实了。

        苏大为见拐子爷进来,忙起身道:“拐子爷,你怎么来了?”

        拐子爷道:“刚才在大堂上,有些话我不好说。

        刚才我和老八他们几个聊了一下,感觉着有些话,还是说清楚为好。

        我不知道你怎么惹到了十一郎,把我们几个老弱病残都拨给了你。你要是觉得我们几个不行,那直说就好。我们几个呢,可以回去和十一郎说清楚,再重新分配?!?br />
        苏大为一愣,立刻摇头道:“拐子爷,你这话说的,我没有不满。

        说起来,你是我阿耶的师父。当初我阿耶加入不良人的时候,是你带的他。我加入不良人之后,大家都对我挺冷的,唯有你,经常找我说话,阿弥我都记在心里。

        我和十一叔没什么,小事而已。

        倒是拐子爷你能来,我真的很开心。

        你也知道,我做不良人满打满算,也就一年出头。

        论经验,论资历,说实话,都轮不到我来做副帅。你过来了,我也就放心了。呵呵,叫你一声拐子爷,阿弥我如果遇到了难处,我相信拐子爷一定不会看我的笑话?!?br />
        “阿弥,你这张嘴……哈哈哈,不管是不是真心话,拐子听着舒服?!?br />
        “真心话,绝对是真心话。

        不说别的,长安县这条条道道,谁有拐子爷你清楚?我知道,拐子爷你和长安县这五十四坊大小一两百个团头都认识。以后有什么不懂的,确实需要你来点醒我。

        至于八叔他们……其实他们可以过来直接说的。

        如果他们觉得我不够格,硬是要走,那阿弥我也没有怨言??扇绻蠹揖醯梦夜桓?,阿弥保证,不会亏待了大家。咱们现在人头虽然少,但也算不得大事。大家各尽所能,真出了什么事情,我也不会责怪大家。只是,还需要拐子爷你帮忙?!?br />
        拐子爷笑了,颌下那一部花白的胡须乱颤,脑后的小辫子也是晃动不停。

        “得了,有你这句话,拐子爷就满足了。

        你该忙你的忙你的,这边我们能解决的就解决,解决不了再找你。

        他十一郎觉得我这个拐子废了,没用了。贼你妈,倒要让他看看,我这拐子的厉害?!?br />
        说着话,拐子爷就站起来,抄起了拐杖。

        苏大为忙上前搀扶,一部留神,手就碰到了那支拐杖。

        咦?

        他心里一动。

        这拐杖触手,可不想是木头。

        也不是金属,有点古怪。

        “好了,阿弥,不对,是苏帅!呵呵,你留步吧,我去和老八几个说一下。至于那些个小崽子,你也不用操心。拐子向你保证,绝对把他们收拾的服服帖帖,不敢造次?!?br />
        “那就拜托拐子爷了?!?br />
        苏大为把拐子爷送出了房间,看着他拄着拐,一瘸一拐的走了。

        拐子爷的拐,好像有点不对??!

        苏大为站在门口,眯着眼睛,心里面却泛起了嘀咕。

        不行,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还是有点少了。虽说王敬直送了他一本《百诡夜行录》,但也只是泛泛。不晓得李客师什么时候回来。这老家伙也真是沉得住气!长安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按道理说,他不可能不知道。居然不回来,也不知什么心思。

        嗯,他要是一直不回来,我也不能一直等着。

        这两天要不要去一趟昆明池?

        他那府上可是有不少藏书,说不定能帮我进一步了解这个世界。

        苏大为蹙眉,暗自做了一个决定。

        手里的案子有不少,但都不是什么大案。

        苏大为把卷宗快速浏览了一遍之后,做了一个简单的分类。

        然后,看了看天色,才到正午。

        他想了想,把公服、横刀和腰牌收好,找了个袋子装起来,然后就溜溜达达出了县衙。

        他直奔辅兴坊,却没有立刻回家,而是跑去北里找到了一家胡麻饼铺,买了一些胡麻饼。

        这家胡麻饼,是辅兴坊最有名的胡麻饼店。

        一条街上,有四五家胡麻饼店。

        但听人说,这家店的胡麻饼不卖完,其他家的胡麻饼就别想开张。苏大为之前吃过几次,确实好吃。

        回到家,大门敞开。

        黑三郎正百无聊赖的趴在门口晒太阳。

        看到苏大为回来,它立刻兴奋了,颠颠迎上前。

        苏大为揉了揉狗头,迈步走进大门。

        “阿娘,你干嘛呢?”

        “你们之前打扫的不干净,你看这地上,还有好多落叶?!?br />
        苏大为道:“娘,现在是秋天,正是落叶的时节,你扫完了,明天醒来还是一地落叶?!?br />
        “那也不能不扫啊?!?br />
        柳娘子非常倔强的顶了回去,让苏大为无话可说。

        看样子,请两个佣人迫在眉睫。

        否则老娘天天在家打扫,就得累个半死。

        可是请佣人,也是要花钱的……不晓得安文生能不能把画卖出去?能卖多少钱呢?

        要真如他所说,卖个两三千贯,一切麻烦就迎刃而解了!

        “你不在衙门里当值,跑回来作甚?”

        “阿娘,我现在可是副帅,没必要总守在衙门里的?!?br />
        “哈哈,那你可真能耐了……先说好,没做你的饭,你自己想办法?!?br />
        “嘿嘿,我买了胡麻饼回来?!?br />
        苏大为说着,朝两边看去。

        黑猫蜷在中堂二楼的窗台上晒太阳,根本没有理睬苏大为。

        还是三郎好,猫主子太高冷了!

        “小苏呢?”

        “在后院池塘边上玩耍呢。

        阿弥,你回头劝劝她,别总呆在池塘边上。水那么深,还那么脏,也不知道有什么可看?!?br />
        “呃,我知道了!”

        苏大为拎着袋子,拿着胡麻饼就往后院走。

        远远的,就看见聂苏蹲在池塘边上,低着头不知道在干什么。

        幻灵在旁边,见到苏大为,就想出声,却被苏大为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阻止住了。

        苏大为轻手轻脚,向聂苏走去。

        走的越来越近,他就听到聂苏在说话。

        “咦,你怎么走了?小红,快出来啊,你怎么不出来了?”

        她伸出手,弯下腰,探进了池塘。

        苏大为在后面看到吓了一跳,忙上前一步,一把将聂苏抱起来。

        “小苏,你干什么?”

        聂苏吓了一跳,不过扭头看见是苏大为后,顿时露出灿烂的笑容。

        “哥哥,你怎么回来了,吓到我了?!?br />
        “你在干什么?”

        “我,在和小红说话啊?!?br />
        “小红?”苏大为一愣,脱口而出道:“小红是谁?”

        “就是这池塘里的一尾锦鲤,红色的锦鲤,可漂亮了,我叫它小红?!?br />
        红色锦鲤?

        苏大为脸色顿时大变,忙放下聂苏,快步走到池塘边。

        池塘水面,漂浮着很多叶子。

        池塘里的水很浑浊,也看不清楚里面有什么。

        苏大为眼中光芒一闪,凝视水面良久。

        没有元炁波动,也没有发现什么锦鲤……

        “小苏,你刚才说,你在和锦鲤说话?”

        “是??!”

        聂苏笑道:“哥哥,我听得懂她在说什么?!?br />
        “你,能听明白,它的话?”

        聂苏连连点头,还露出自豪之色。

        “你一直都能听懂吗?”

        “我不知道……好像是今天醒过来后,突然就听懂了?!?br />
        聂苏见苏大为面色凝重,有点慌了。

        她忙走上前,小手轻轻握住了苏大为的手指道:“哥哥,聂苏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没有没有,小苏没有做错事情?!?br />
        苏大为说着,蹲下身子道:“不过,小苏告诉我,刚才那尾锦鲤,都和你说什么了?”

        
  • 新疆塔城:多元化种植助力乡村振兴 2019-10-12
  • 青海新闻网—青海门户 主流媒体 2019-10-12
  • 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2019-09-29
  • 【大家谈】博鳌论坛释放中国改革开放新信号 2019-09-29
  • 厉害了!春运如何防盗防骗 铁警说唱MV来教你 2019-09-23
  • 看了这些叫人心跳的照片 才知道睡过你就是旅行的意义…… 2019-09-17
  • 影驰HOF II DDR4内存发布:液氮超频5.3GHz影驰HOFIIDDR4内存发布-手机行情 2019-09-17
  • “旺角骚乱案”10名被告暴动罪全部成立 最年轻者判刑超过4年 2019-08-26
  • 为副省高官一撸到底点赞 2019-08-2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牢记嘱托 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9-08-25
  • 【学习时刻】韩振峰:继续写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篇“大文章” 2019-08-22
  • 端午节假期间全国道路交通平稳有序 2019-08-22
  • 宁波:发力品牌建设 推动产业升级 2019-08-19
  •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党组书记、社长张宗云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8-09
  • 文在寅盼“特金会”取得成功 称完全化解僵局还需更长时间 2019-08-09
  • 体彩顶呱刮大奖图片 河南快赢481玩法 二肖中特精准资料34期 pk10定位胆选号技巧 超级德州扑克下载 今天上海11选五开奖结果 22选5走势图浙江网 江苏时时彩开奖号码表 网赌输了客服退了一万 没本钱一个月赚10万 重庆时时彩三胆码软件 钱牛牛理财安全排名 极速快3开奖 任选9场奖金最高 福彩3d和值走势图连线图专业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