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疆塔城:多元化种植助力乡村振兴 2019-10-12
  • 青海新闻网—青海门户 主流媒体 2019-10-12
  • 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2019-09-29
  • 【大家谈】博鳌论坛释放中国改革开放新信号 2019-09-29
  • 厉害了!春运如何防盗防骗 铁警说唱MV来教你 2019-09-23
  • 看了这些叫人心跳的照片 才知道睡过你就是旅行的意义…… 2019-09-17
  • 影驰HOF II DDR4内存发布:液氮超频5.3GHz影驰HOFIIDDR4内存发布-手机行情 2019-09-17
  • “旺角骚乱案”10名被告暴动罪全部成立 最年轻者判刑超过4年 2019-08-26
  • 为副省高官一撸到底点赞 2019-08-2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牢记嘱托 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9-08-25
  • 【学习时刻】韩振峰:继续写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篇“大文章” 2019-08-22
  • 端午节假期间全国道路交通平稳有序 2019-08-22
  • 宁波:发力品牌建设 推动产业升级 2019-08-19
  •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党组书记、社长张宗云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8-09
  • 文在寅盼“特金会”取得成功 称完全化解僵局还需更长时间 2019-08-09
  • 河北快3开奖结果 > 穿越小说 > 大唐不良人 > 第九十九章 银面侠
    ?    当晚,秋凉好个天。

        周良本打算找个馆子请客,但还是被柳娘子劝住了。

        “二郎,花那个冤枉钱作甚?

        家里都买好了菜,咱们回家吃吧。我还买了两坛好酒,你们兄弟好好吃一顿,还省钱呢。就这么说定了,回家吃。阿弥还没有回过新家,理应先回家换换衣服,洗个澡,去去晦气。走走走,家里火上海蒸着菜呢……”

        柳娘子这么说,周良也不好再坚持。

        于是,一行人兴冲冲,就回到了延福坊的新家。

        新家很小,但很舒服。

        临街的一间房,后面是一个十几平方的小院子,有一间厨舍。

        院子里已经烧好了一桶水,还买了柚子叶,用来去除晦气。苏大为泡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神清气爽。周良已经放掉了木桶里的水,苏大为帮着他把木桶挪到角落里。

        这时候,柳娘子已经摆好了饭菜。

        她和聂苏在厨舍里吃,苏大为和周良,则坐在院子里。

        两人吃着菜,喝着酒。

        “对了,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怎么?”

        “今日县君派人来,让我转告你,希望你能回去?!?br />
        “县君派人找你?”

        “是啊,当时我也有些糊涂?!?br />
        周良扭头,看了一眼厨舍,压低了声音道:“你不知道,现在咱们这边,乱的很?!?br />
        “怎么回事?”

        周良叹了口气,道:“江帅死了,知道不?”

        “听说了?!?br />
        “咱们不良人,折了一半多?!?br />
        “我也听林老大说了?!?br />
        “本来,十一叔是不想做这个不良帅的,可是弟兄们恳请,他才勉强答应。

        但你也知道,十一叔这个人,以前都是办事的人。抓人他擅长,杀人他也很拿手,可是怎么和各坊团头处理关系,是他的弱项。偏他性子刚直,只要看不顺眼就动手,接连打伤了三个团头,惹得长安县大大小小一百四十七个团头,都很不满?!?br />
        “不是吧,十一叔怎么能这么做?”

        “说的是??!”周良抿了口酒,叹息一声道:“以前,他脾气直,做事手段强硬,但毕竟上面还有魏帅和江帅在,中间有一个缓冲。就算他手段暴烈,自有魏帅和江帅他们去和大家周旋??上衷?,十一叔做了不良帅,这中间就没了周旋的人了?!?br />
        “你呢?你不是和那些团头很熟吗?”

        “我再熟也没用!”

        周良苦笑道:“他们就问我一句:你能不能做主?

        你想,十一叔那个人什么脾气,认定的事情,很难改变。以前有魏帅他们帮他,现在他独立承担,麻烦就来了。我是劝不住他,也没办法劝……唉,想想就头疼?!?br />
        苏大为没想到,长安县不良人会变成这么一个局面。

        听上去,好像很糟糕??!

        他有点不太想去掺和这趟浑水了。

        “不止呢?!?br />
        周良说到这里,手里杯子狠狠放在桌上。

        “十一叔能力不差,每次都能冲锋在前。

        但这样一来,弟兄们就没了精神。你想啊,每次他都冲在最前面,大家想做点手脚,捞点好处的机会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有精神?还有,咱们不是折损了一多半人嘛,如今又招了三十多人进来。这些人抱成一团,为首的名叫高大虎,专门和十一叔对着干。现在,衙门里的不良人分成了两派,十一叔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br />
        “高大虎?”

        苏大为道:“怎么觉着这名字,有点耳熟?”

        “丰邑坊,高大龙的弟弟?!?br />
        “我想起来了!”

        苏大为顿时露出恍然之色,眉头微蹙,轻声道:“怎么把他给招进来了?”

        “不良人人手不足,最近长安县的事情又多。

        你懂的,好人家但凡有出路,谁愿意跑来做不良人?似咱们兄弟,当初进不良人,不也是没办法,想找个公门的身份求个温饱。没人愿意来,咱们又缺人手,高大虎就跑过来,还说可以帮忙招到人。十一叔当时也是急了,所以没考虑就答应了?!?br />
        “贼你妈,这算不算引狼入室?”

        周良叹了口气,摇摇头,没有说什么。

        苏大为道:“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回去。

        之前我阿娘说了,不想让我再做不良人。再说了,现在里面情况这么乱,我也有点不想回去。对了,鬼叔他们呢?他们怎么说?就没有帮十一叔说两句话吗?”

        “鬼叔不在,前些日子出门了?!?br />
        “啥?”苏大为愣了一下,轻声道:“他一个行刑手,出哪门子门?”

        “谁知道呢?!敝芰家∫⊥返溃骸跋衷诖蠹倚乃级加械悴晃?,乱成一锅粥。

        我建议十一叔把高大虎他们赶走??墒皇逅?,请神容易送神难。万一因此得罪了高大龙,到时候丰邑坊闹将起来,不太好收场。而且吧,咱们也确实需要人手?!?br />
        “高大龙算什么东西,他能闹出什么来?”

        “前些日子诡异暴动,丰邑坊也受到了波及。

        之前在丰邑坊号称第一人的何疯子死了。高大龙趁机吞了何疯子一半多的手下,如今是丰邑坊最强的团头。你说他闹不出事来?真要闹出事来,那可就有麻烦了?!?br />
        周良说到这里,也是忧心忡忡。

        “还有,我听衙门里有消息说,县君准备设立四副帅制度?!?br />
        “什么意思?”

        “以前,咱们不都是一帅一副帅嘛,以后是一帅四副帅。

        大家斗得也很厉害,都想争上一争。我跟你说,这要是设了四副帅,十一叔的处境会更麻烦?!?br />
        “好端端,干嘛要设立四副帅?”

        “还不是万年县那边搞的事情?!?br />
        “什么意思?”

        “马大惟找了一个高手,向万年县县君恳请,加设一个副帅,万年县县君也同意了?!?br />
        “那和咱们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

        周良气呼呼道:“也不知道马大惟从哪里找来的高手,真他妈的厉害。

        我跟你说,上个月一伙粟特人在宣阳坊杀人劫财,还绑架了布行掌柜的闺女。三班衙役抓捕那些人的时候,被打得屁滚尿流。结果那家伙也不知怎么就找到了那帮粟特人。一个人,一口刀,直接杀上门去,把对方十八个人全部干掉,还把人救了出来。

        现在万年县的人,提起那家伙就竖大拇指,还给他送了个绰号,叫银面侠?!?br />
        “银面侠?”

        “是啊,那厮带着一副银色面具,所以被称作银面侠?!?br />
        尼玛,听上去好傻??!

        苏大为忍不住笑了,“装神弄鬼?!?br />
        “你管他装神弄鬼,人家就是厉害,不但能打,而且还有一手跟踪术。

        月初,有一伙江洋大盗偷了户部孙主簿家的宝贝,藏在了咱长安县。也不知道那家伙怎么就找到了他们的落脚点,还招来了金吾卫的人帮忙,直接动手把人抓了。

        县君听说这个事以后,非常恼火。

        可恼火又能如何?我们能怎么办,上去阻止?

        他妈的,那是金吾卫??!那家伙能把尉迟宝琳给找来帮忙,我们谁敢上去找他麻烦?”

        “听上去,好像是个官宦子弟?”

        “不知道,反正县君觉得挺没有面子。

        人家万年县,两个副帅。胡麻子负责打探消息,负责保持和各坊团头的联络,那厮转办大案,风生水起的。估摸着,县君就是想通过四副帅,让咱们也能积极起来。

        可问题是,谁能打得过银面侠?”

        听上去,怎么觉得有点熟悉?

        身手高明,擅长追踪,还和金吾卫关系好……

        苏大为绞尽脑汁,也没想出这是什么人。

        他叹了口气,道:“四副帅什么的,和我关系不大,我也没想过。

        就算我想回去,我娘也不会同意。除非我娘点头,否则……再说了,听你说的情况,我还真不太想回去了。贼你妈就剩下勾心斗角了,还能有几个人愿意去做事?”

        “不回去也好,我要不是没本事,说不定就走了呢?!?br />
        “对了,江大头死了,咱们那马车行……”

        “别说了,江大头一死,原来说好的那些人,都变了主意。

        我听人说是高大龙想做这一行,所以才把高大虎送进来,就是要配合他的计划?!?br />
        啪!

        苏大为闻听,勃然大怒。

        “那怎么可以,我想的主意,怎么能便宜别人?”

        “问题是,十一叔对这个事情,一点都不上心?!?br />
        “我去找十一叔说?!?br />
        “说了又能如何?他和各坊团头的关系那么糟糕,你觉得大家会支持他吗?”

        这件事,需要官府的力量,也需要各坊团头帮忙。

        如果陈敏失去了对不良人的控制,而高大虎有站稳了脚跟,那么这桩生意可就真有可能,要落入高大龙之手。这是苏大为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心里也有些不高兴。

        只是,他一时间也想不出合适的解决办法,只能蹙着眉毛,闷声喝酒。

        这一顿酒,本应该是高高兴兴,开开心心。

        但苏大为却觉得有点憋火。

        他辛辛苦苦想的主意,结果给别人做了嫁衣。

        就好比网络作者想出了一个非常好的故事,结果和人聊过之后,就被人毫不客气的拿走。

        那种感觉,真的不是太好!

        当晚,苏大为送走了周良,就回屋蒙头大睡。

        他想清醒一下,再找陈敏谈谈,看能不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这一觉,一下子就睡到了天亮。

        苏大为迷迷糊糊听到有人敲门,于是爬起来,披衣走到了门口,拿起门闩,打开房门。

        “阿弥陀佛,阿弥你怎么还没起床?”

        
  • 新疆塔城:多元化种植助力乡村振兴 2019-10-12
  • 青海新闻网—青海门户 主流媒体 2019-10-12
  • 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2019-09-29
  • 【大家谈】博鳌论坛释放中国改革开放新信号 2019-09-29
  • 厉害了!春运如何防盗防骗 铁警说唱MV来教你 2019-09-23
  • 看了这些叫人心跳的照片 才知道睡过你就是旅行的意义…… 2019-09-17
  • 影驰HOF II DDR4内存发布:液氮超频5.3GHz影驰HOFIIDDR4内存发布-手机行情 2019-09-17
  • “旺角骚乱案”10名被告暴动罪全部成立 最年轻者判刑超过4年 2019-08-26
  • 为副省高官一撸到底点赞 2019-08-2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牢记嘱托 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9-08-25
  • 【学习时刻】韩振峰:继续写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篇“大文章” 2019-08-22
  • 端午节假期间全国道路交通平稳有序 2019-08-22
  • 宁波:发力品牌建设 推动产业升级 2019-08-19
  •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党组书记、社长张宗云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8-09
  • 文在寅盼“特金会”取得成功 称完全化解僵局还需更长时间 2019-08-09
  • 新疆25选7开奖号 河南十一选五下载 彩3d马后炮解太湖字谜 92y游戏官网 云南11选开奖结果今天 飞艇走势图 178国际娱乐会员怎么登录 苹果imapp怎么使用 网络赚钱怎样不被骗 玩扑克牌牛牛技巧揭秘 疯狂斗牛作弊器手机版 ol全民欢乐捕鱼 歪歪网红球球 老版本捕鱼大师113 安徽时时彩快3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