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疆塔城:多元化种植助力乡村振兴 2019-10-12
  • 青海新闻网—青海门户 主流媒体 2019-10-12
  • 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2019-09-29
  • 【大家谈】博鳌论坛释放中国改革开放新信号 2019-09-29
  • 厉害了!春运如何防盗防骗 铁警说唱MV来教你 2019-09-23
  • 看了这些叫人心跳的照片 才知道睡过你就是旅行的意义…… 2019-09-17
  • 影驰HOF II DDR4内存发布:液氮超频5.3GHz影驰HOFIIDDR4内存发布-手机行情 2019-09-17
  • “旺角骚乱案”10名被告暴动罪全部成立 最年轻者判刑超过4年 2019-08-26
  • 为副省高官一撸到底点赞 2019-08-2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牢记嘱托 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9-08-25
  • 【学习时刻】韩振峰:继续写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篇“大文章” 2019-08-22
  • 端午节假期间全国道路交通平稳有序 2019-08-22
  • 宁波:发力品牌建设 推动产业升级 2019-08-19
  •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党组书记、社长张宗云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8-09
  • 文在寅盼“特金会”取得成功 称完全化解僵局还需更长时间 2019-08-09
  • 河北快3开奖结果 > 穿越小说 > 大唐不良人 > 第七十八章 异人之战
    ?    雨,越来越大。

        电闪雷鸣不断,把长安城变成了水世界。

        秦怀玉站在天王殿里,看着一个个身穿淄衣的女尼鱼贯而入,脸色也随之阴晴不定。

        寺外的喊杀声,仍在继续。

        而寺里的女尼们,则瑟瑟发抖。

        在灵宝寺出家近一载,但这些曾享尽荣华富贵的贵人们似乎并没有什么禅定功夫。

        进了大殿之后,她们就七嘴八舌,乱糟糟的叫喊着。

        那感觉,就好像有一大群苍蝇在耳边嗡嗡嗡,嗡嗡嗡的打转。

        “上戍主,你把贵人们唤来此处,有何用意?”

        王贺紧蹙眉头,厉声道:“陛下现在何处?你不去找陛下,却唤来这些贵人作甚?”

        “闭嘴!”

        秦怀玉突然一声怒吼,声音在大殿里回荡。

        一股凶戾之气自他身上散发出来,秦怀玉手中雷火大棍蓬的在地上一顿,发出一声巨响。

        原本还肆无忌惮叫嚣的贵人们,顿时没了声息。

        时间,来不及了!

        秦怀玉呼的转身,厉声道:“尔等与贼人勾结,劫持陛下。

        赶快说出陛下的下落,否则休怪某家心狠手辣?!?br />
        王贺道:“上戍主,何以言贵人和贼人勾结?”

        “那贼人对灵宝寺极为熟悉,必然与灵宝寺有关?!?br />
        “上戍主,这些贵人可曾服侍先帝,断然不可能与贼人勾结?!?br />
        “我看你与那贼人就是同伙?!?br />
        “你胡说八道?!?br />
        王贺变了脸色,厉声道:“某家怎会与贼人勾结?”

        “若没有,就给我闭嘴?!?br />
        秦怀玉说完,转身看向那一群瑟瑟发抖的女人,厉声道:“说,那贼人现在藏身何处?”

        一个贵人站出来,厉声道:“秦怀玉,莫要以为你父是胡国公,你就可以信口雌黄。我等在寺里修行,和外界全无联络,怎可能与贼人勾结?倒是你,?;け菹虏焕?,现在为了脱罪,却要诬赖我等身上。秦怀玉,等事情过去后,我定要将此事禀报宗正寺……”

        她话音未落,就见寒光一闪。

        一蓬鲜血喷涌而出,在空中飞溅。

        贵人的尸体扑通就倒在了地上,鲜血顿时如泉涌一般,流淌了一地。

        一颗螓首,骨碌碌滚到了王贺脚下。

        王贺瞪大了眼睛,厉声道:“秦怀玉,你好大胆……”

        秦怀玉厉声喝道:“呱噪!”

        单手抡起雷火大棍,身形唰的就出现在王贺身前,一棍就拍在了王贺的头上。

        王贺也没有想到,秦怀玉竟然会对他下手。猝不及防下,脑袋好像被砸碎的西瓜一样,鲜血混着脑浆飞溅。

        站在王贺身后的备身惊怒交加,齐声呐喊。

        秦怀玉则厉声道:“陛下身处险境,王贺非但不思寻找,反而与贼人勾结,屡次阻我行事。某奉太尉之命?;け菹?,太尉有命,胆敢阻我行事者,勿论身份,格杀勿论?!?br />
        一众备身闻听,都停止了行动。

        他们看看倒在地上的两具尸体,又看了看秦怀玉,最终没有人出来阻止。

        也怪不得他们,王贺虽然是他们的上官,但秦怀玉看起来,更不像是会造反的人。

        不说别的,他是秦琼之子。

        那可是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地位虽不及尉迟恭等人,但绝对是开国元勋。

        说秦琼的儿子会造反?

        传出去谁又会相信!更何况,他是太尉派来的人,而太尉是陛下的舅舅,怎可能对陛下不利?

        想到这些,备身们也就不再言语。

        秦怀玉凶残的手段,令大殿中贵人们一个个噤若寒蝉。

        “再问你们一句,贼人藏在何处?”

        “阿弥陀佛!”

        一个老尼走出来,大声道:“少国公,你已被邪崇蒙蔽心智,须知佛法无边,回头是……”

        她想要阻止劝说,可秦怀玉那有心情听她废话。

        手中大棍呼的落下,把老尼姑当场砸死。

        “回头是岸!”

        他冷冷道:“真是啰嗦?!?br />
        说完,他走到一个贵人面前,厉声道:“说,贼人藏在何处?”

        那贵人吓得脸色苍白如纸,结结巴巴道:“妾身,妾身……”

        秦怀玉也不迟疑,抬手就是一刀。

        那贵人人头落地,倒在血泊中。

        “我不想废话,贼人在哪里?”

        他一个一个的询问,只要那贵人有半点迟疑,就毫不犹豫将其斩杀。只片刻功夫,二十多个贵人就尸横大殿。

        天王殿里,血腥气弥漫。

        鲜血顺着地面流淌,蜿蜒成一条条细蛇,向天王神像身下的神坛流去。

        如果有细心的人,就会发现,那一条条鲜血凝成的细蛇,格外诡异,纵横交错,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奇异的符纹。秦怀玉仍不停手,继续往下询问。他似乎不是在审问,而是单纯的为了杀戮。那些贵人也不是傻子,渐渐的,也看出了端倪。

        秦怀玉,有问题!

        “跑??!”

        有贵人醒悟过来,大喊一声,就往外跑。

        秦怀玉怒吼道:“往哪里跑!”

        他纵身上前,一刀把那贵人砍倒在地。

        只是,其他的贵人也都反应过来,齐声呐喊,向天王殿外蜂拥而去。

        秦怀玉丢了手中的横刀,持棍就要追杀。

        可这时候,那些备身也看出了状况,忙上前拦阻。

        “上戍主,你究竟想做什么?”

        “拦我者死?!?br />
        秦怀玉根本不和他们废话,大棍抡起来,刹那间雷火光芒大盛。

        拦在他身前的备身连忙抵挡,但是对于秦怀玉而言,却如同螳臂当车。他怒吼连连,棍棍力有千钧重。备身们虽然也是武艺高强之辈,但还是无法抵挡秦怀玉。

        十几个贵人冲出了天王殿,迎面就遇到了房遗爱带人赶来。

        房遗爱见状也是一愣,刚要上前阻拦,却见那些贵人尖叫着,四处逃窜。

        他连忙命人上前阻拦,然后大步闯进了天王殿。

        “秦怀玉,你疯了!”

        一进大殿,房遗爱就被那扑面而来的血腥气冲的有点发晕。

        在看到大殿里遍地尸体,他也暗自吃惊。

        房遗爱可不是那种养尊处优的官宦子弟,少年时曾跟随太宗皇帝出征高句丽,也是见过阵仗的??墒茄矍罢庖荒?,实在是太震撼了,震撼到让他有些心惊肉跳。

        遍地的尸体,血流成河。

        秦怀玉站在那里,浑身都是血,宛如一尊从地狱走出来的凶神恶煞。

        房遗爱认识秦怀玉,也知道他的厉害。

        只是,他想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秦怀玉咧嘴,笑了!

        他的笑容,在尸山血海中,在那昏暗的光线映衬下,格外诡异。

        “拦我者,死!”

        他怒吼一声,抡起大棍就砸向房遗爱。

        雷火大棍飞出一道火光,化作火蛇扑向房遗爱。

        房遗爱也是天生神力之人,但他心里非常清楚,他接不住这一棍。

        身形一矮,他唰的躲过了雷火大棍和火蛇,手中大铁槊扬起,直刺秦怀玉。只是,那秦怀玉的速度很快,单手持棍向外斜撩而起,铛的一声,就把铁槊荡开……

        “贼你妈,秦怀玉你想造反吗?”

        房遗爱虎口裂开,鲜血淋淋。

        他勉强拿住大铁槊,厉声喊道。

        “挡我者,死!”

        秦怀玉一遍一遍的重复同样的话语,大棍抡开,呼呼作响。

        一道道火蛇飞出,瞬间化作一张火网向房遗爱笼罩。房遗爱左躲右闪,脚下突然被一具尸体绊了一下,一个趔趄就倒在了地上?;鹜犹於?,劈头盖脸的落下。

        房遗爱见状,不禁大叫一声不好。

        他挣扎着想要闪躲,但是却来不及了。

        眼见火网就要把他吞噬,房遗爱眼睛一闭,暗叫一声:完了!

        耳边,传来一声巨响。

        铛!

        那声音,仿佛巨雷在耳边炸响一样,震得房遗爱头昏脑胀。

        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觉得有一只大手抓住他的肩膀,紧跟着巨力袭来,他好像腾云驾雾一样飞起,然后蓬的一声摔在了地上。大雨,倾盆,瞬间让房遗爱清醒过来。

        他忙抬头看去,就听轰隆一声巨响,天王殿半面墙突然倒塌,尘土飞扬。

        两个人影从大殿里窜出来,其中一个正是秦怀玉。

        而在秦怀玉的对面,则是一个少年太监。

        哦,是太监,他穿着太监的衣服。

        那小太监手里一面玉色的盾牌,就见他手臂一振,盾牌顿时消失。

        紧跟着,他手上出现了一口双头刃,迎着秦怀玉就扑上去,双头刃在他手里化作一片光扇,和秦怀玉就打在一起。一道道电光,从那双头刃飞出;一道道火蛇,在大雨中肆虐。

        雷电和火蛇不停的撞击,发出滋滋啦啦的声响。

        贼你妈,是异人!

        这他妈的是异人之战……

        房遗爱出身名门,其父房玄龄是初唐名臣,位列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和杜如晦合称‘房谋杜断’,称得上是贞观之治的开创者之一。他的眼界自然不差,更清楚异人之间的交锋会是什么情况。几乎不假思索的爬起来,房遗爱转身撒腿就跑。

        一边跑,一边大声喊道:“所有人闪开,闪开,找地方躲起来!”

        他话音未落,雷电已顺着流淌的雨水向四面八方游走。

        而火蛇飞舞,和雨水碰触,或者一团团水汽,弥漫开来。

        “挡我者,死!”

        秦怀玉暴怒不已,雷火大棍夹带万钧之力,力劈华山。

        “你真他妈废话多?!?br />
        和秦怀玉交手的少年太监,毫不退让,双头刃斜撩而起,正是天策八法中的横刀式。

        大棍,撕裂空气,发出刺耳锐啸。

        四周仿佛形成了一个真空,火蛇迅速汇聚一处,化作一条巨型火蟒,张开了血盆大口。

        少年太监毫无惧色,银蛇窜起,化作一头电蟒,迎着火蟒就冲了上去。

        轰??!

        也不知是两人交锋是产生的巨响,还是天空中的沉雷爆响。

        从天而降的雨水仿佛被挡住了,向四面八方扩散。电光和火光过处,两头天王殿外的巨型石狮化作蘼粉。两个贵人,五个主仗直接被打飞起来,落地之后遍体焦黑。

        “闪开,全都躲起来!”

        房遗爱所在广场边上,大声呼喊。

        这,贼你妈太吓人了……

        苏大为踉跄着,连连后退。

        他的脸色略有些苍白,嘴角流出一道蜿蜒的血丝。

        身上的衣服,已破烂不堪,到处都是焦痕。一条胳膊被雷火大棍擦过,鲜血淋淋。

        不过,秦怀玉的模样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手持大棍,半跪在地上,外衣同样破烂不堪。

        但他强过苏大为的是,他身上披着甲胄。

        非金非木,看不出是什么材质。不过,那甲胄也只能护住他的胸腹和两肩,裸露在外的手臂和大腿上,纵横交错这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不过看不到鲜血流淌。

        他的眸光,不再似刚才那样凶戾,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迷茫。

        秦怀玉看着苏大为,苏大为也看着秦怀玉。

        “你是谁?”

        “不足一提的小人物?!?br />
        “我怎么会在这里?”

        “啥?”

        苏大为顿时懵了,疑惑看着秦怀玉。

        “你为什么要打我?”

        “啥?”

        “你打疼我了,我很生气?!?br />
        秦怀玉的眼中流露出凶悍之色。

        是凶悍,而非凶戾。乍看这两个词有点相似,可是却有天壤之别。

        如果说刚才的秦怀玉,是一尊从地狱走出来的凶神恶煞,那么此时的秦怀玉,却想一个吃了亏,要讨回公道的孩子。不等苏大为反应过来,秦怀玉舍了雷火大棍就扑上来。

        这是,要打架吗?

        苏大为也有些不知如何是好,隐隐约约,他好像想到了什么。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从远处疾驰而来。

        他身外有电光闪烁,身边还跟着一头白头灰背的猛兽。

        “苏大为,我找到你了!”

        来人隔得老远,就高声喊道:“你说有诡异,诡异在何处?”

        说话间,他已经到了苏大为的面前。

        手持一口大刀,那刀口上,流转着一道道银蛇。

        躲在远处观战的房遗爱目瞪口呆:今天这是异人大集合吗?

        平时一个异人都见不到,可今天却出现了三个异人?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苏大为冲着秦怀玉高声喊道:“秦怀玉,住手,我没准备好?!?br />
        已经快扑到苏大为跟前的秦怀玉,立刻停下来,歪着头看着苏大为,然后道:“那好,我退后,你准备好了再打?!?br />
        果然!

        苏大为心里暗道一声。

        他转身,刚要对来人说话,忽听得耳边传来一声天崩地裂般的巨响,紧跟着大地一阵颤抖。

        天王殿废墟中,传来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兽吼声。

        白头犼听到那兽吼声,顿时变得格外兴奋,周身电光闪动,冲着天王殿的废墟,发出了一声挑战似地咆哮。

        吼!
  • 新疆塔城:多元化种植助力乡村振兴 2019-10-12
  • 青海新闻网—青海门户 主流媒体 2019-10-12
  • 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2019-09-29
  • 【大家谈】博鳌论坛释放中国改革开放新信号 2019-09-29
  • 厉害了!春运如何防盗防骗 铁警说唱MV来教你 2019-09-23
  • 看了这些叫人心跳的照片 才知道睡过你就是旅行的意义…… 2019-09-17
  • 影驰HOF II DDR4内存发布:液氮超频5.3GHz影驰HOFIIDDR4内存发布-手机行情 2019-09-17
  • “旺角骚乱案”10名被告暴动罪全部成立 最年轻者判刑超过4年 2019-08-26
  • 为副省高官一撸到底点赞 2019-08-2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牢记嘱托 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9-08-25
  • 【学习时刻】韩振峰:继续写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篇“大文章” 2019-08-22
  • 端午节假期间全国道路交通平稳有序 2019-08-22
  • 宁波:发力品牌建设 推动产业升级 2019-08-19
  •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党组书记、社长张宗云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8-09
  • 文在寅盼“特金会”取得成功 称完全化解僵局还需更长时间 2019-08-09
  • 山西福彩 恒发彩票黑平台 贵州福彩生肖时时彩 体彩北京11选5任选三 六合图库彩图天机报 欢乐生肖开奖网址 分分彩定位胆怎么玩 后二计划软件手机版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手机版 近几期六合彩搅珠结果 威廉足球指数 买山东群英会赔了21万 极速赛车官网开结果 003期白小姐独家四不像 湖北体彩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