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疆塔城:多元化种植助力乡村振兴 2019-10-12
  • 青海新闻网—青海门户 主流媒体 2019-10-12
  • 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2019-09-29
  • 【大家谈】博鳌论坛释放中国改革开放新信号 2019-09-29
  • 厉害了!春运如何防盗防骗 铁警说唱MV来教你 2019-09-23
  • 看了这些叫人心跳的照片 才知道睡过你就是旅行的意义…… 2019-09-17
  • 影驰HOF II DDR4内存发布:液氮超频5.3GHz影驰HOFIIDDR4内存发布-手机行情 2019-09-17
  • “旺角骚乱案”10名被告暴动罪全部成立 最年轻者判刑超过4年 2019-08-26
  • 为副省高官一撸到底点赞 2019-08-2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牢记嘱托 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9-08-25
  • 【学习时刻】韩振峰:继续写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篇“大文章” 2019-08-22
  • 端午节假期间全国道路交通平稳有序 2019-08-22
  • 宁波:发力品牌建设 推动产业升级 2019-08-19
  •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党组书记、社长张宗云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8-09
  • 文在寅盼“特金会”取得成功 称完全化解僵局还需更长时间 2019-08-09
  • 河北快3开奖结果 > 穿越小说 > 大唐不良人 > 第六十五章 失踪
    ?    “我要走了!”

        吃完了饭,苏大为起身。

        聂苏的身子一僵,她抬起头,看着苏大为。

        苏大为朝她笑了笑,从怀里取出一吊铜钱,走到聂苏身边,把钱放在她油呼呼的手里。

        “吃饱了,快点离开长安,这里很危险?!?br />
        说完,他伸出手,想要揉一下聂苏的脑袋。

        可看到手上的油腻,他还是没有揉过去,而是把手在衣服上抹了一下,轻声道:“自己保重?!?br />
        “喂!”

        一直到苏大为离开了地窖,聂苏才反应过来。

        她一溜烟的跑出地窖,苏大为已经不见了。

        她呆呆站在地窖口,眼圈有点红。

        从小到大,没有人对她如此和蔼过。哪怕是在灵宝寺,虽不愁吃不愁穿,但依旧感受不到太多的关爱。她不知道苏大为究竟是什么人。在她看来,一个愿意给她吃,临走还塞给她钱的人,一定不是坏人。她的心里,突然有一些不舍……

        一夜的调养,并没有让苏大为完全恢复。

        他穿着一件早上从农家偷来的衣服,低着头走出大安坊。

        在坊门口值守的武侯老司看了他一眼,并没有阻拦。大安坊每日进进出出不少人,他总不可能挨个去盘问。苏大为此刻,脸色略显苍白,脸颊也瘦削许多,看上去全无当初和老司一起喝酒时的精气神。老司也只是觉得他眼熟,但没想太多。

        也许,正是因为觉得眼熟,才让老司放松了警惕。

        昨夜灵宝寺的动静,并没有给长安县带来太多的变化。

        也许是之前的事情太多,以至于大家都麻木了。路上倒是多了不少巡逻的人,但一个个的也都是显得心不在焉。苏大为低着头,沿着长街向东,一路上也没有遇到什么熟人,很快就穿过朱雀大街,进入万年县的治下。一进万年县,可以明显感受到,这里的气氛轻松不少。街上的人也没有长安县那么多,看上去很悠闲。

        苏大为不敢放松警惕,表面上他很放松,但暗地里却在观察四周的动静。

        走进了通善坊,苏大为绕了几圈,才回到芙蓉巷。

        芙蓉巷依旧冷冷清清,不见什么人。

        他向左右看了两眼,确定没有人之后,才纵身跳上楼,从窗户钻了进去。

        奇怪,怎么不见黑猫?

        此前黑猫总是会蜷在二楼的窗台上,看似晒太阳,实则是在把风??墒窍衷凇沾笪行┮苫?,匆匆下楼,来到内屋的地窖前,把地窖门打开来,矮身钻了进去。

        “大兄,法师怎么样了?”

        他进了地窖,却呆愣住了。

        地窖里没有人,狄仁杰和明空都不见踪迹,更没有黑猫的影子。

        苏大为激灵灵一个寒颤,忙转身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轻声道:“大兄,我回来了?!?br />
        但是,却没有回应。

        “法师,你们在吗?”

        “喵小玉,快点出来?!?br />
        他轻声呼唤,房间里却冷冷清清。

        心里顿时感觉不妙,他再次返回地窖,点亮了火把四处查看。

        被褥都在,只不见狄仁杰和明空。

        他走到被褥前,蹲下身子,伸手在被褥上摸了摸,凉的!这说明,狄仁杰和明空已经离开了一段时间。周围也没有打斗的痕迹,说明他们并没有遇到危险。

        狄仁杰的身手如何?

        苏大为心里面有数,等闲三五个大汉,不是他的对手。

        更不要说还有一只诡异的黑猫。

        别的不说,就黑猫小玉那一身神通,哪怕是遇到了异人,它也能周旋一下。

        狄仁杰的宝剑也不在,说明他走的很从容。也就是说,他们并没有遇到麻烦?可既然没有遇到麻烦,他们又会跑去哪里?苏大为把火把熄灭,转身钻出地窖。

        又在屋里巡视了一圈,看到地板上有清晰的脚印,直通后门。

        他走过去,把后门打开。

        在后门上的封条没了,说明狄仁杰他们是从这里走的。他们会去哪里?

        是不是因为他昨晚没有回来,所以狄仁杰感觉不妙,于是带着明空走了?但明空可是中了诡术。苏大为很清楚,昨晚他并没有破除明真施展的诡术。一个大男人,带着一个虚弱昏迷的女人,还有一只诡异的猫……这让苏大为有些棘手了。

        不过,他可以肯定,狄仁杰没有危险。

        难道说……

        苏大为心里一动,想到了一种可能。

        会不会是明空身上的诡术发作,狄仁杰等不得他回来,于是带着明空去求医了?

        这,倒是很有可能!

        可他会带着明空去何处求医呢?

        苏大为眉头一蹙,有些不知所措。

        想必昨天他离开后,明空的情况很危急,所以狄仁杰才不得已冒险带着明空离开。

        他的心情,苏大为能够理解。

        可是大兄啊,你至少要给我留个线索才是啊。

        长安这么大,近百万人口。人海茫茫,你让我去哪里找你们呢?

        有一点可以肯定,狄仁杰一定是去找他熟悉的人,而非普通的坐堂医。

        明空身上的症状不是那些医馆里的坐堂医能够诊治,所以狄仁杰要找的人,第一要医术高明;第二他可以信任;第三嘛,这个人身处的环境,能保证明空的安全。

        可惜,苏大为并不了解狄仁杰的交际圈!

        想到这里,他揉了揉太阳穴。

        明空身材高挑,狄仁杰虽然力气大,异于常人,但要带着明空走,也不太容易。

        要么,他利用小玉的神通;要么,他就在附近。

        小玉的神通……

        苏大为其实也不是特别清楚。

        它知道,黑猫能控水,且长于近战。

        以它的体型,带着狄仁杰两个人离开,想必也不容易。

        嗯,昨晚苏大为在长安县闹出了动静,那么万年县的戒严可能相对会松懈一些……

        乱了,乱了!

        苏大为这时候的思路已经彻底乱了。

        先在通善坊找找看,如果找不到线索的话,那就只有在芙蓉巷等着,等狄仁杰回来找他。

        相信狄仁杰冷静下来之后,会想到这一点。

        想到这里,苏大为总算是冷静下来。

        崇德坊,灵宝寺。

        江摩诃与杨义之则在外围负责警戒。

        “江帅,站在这里把风,感觉如何?”

        杨义之笑嘻嘻说道,目光则落在了站在废墟里一堵断墙上的苏庆节。

        “滚!”

        江摩诃脸色难看,恶狠狠骂道。

        “别生气,以前你们不良人办案的时候,我不也带着人给你们把风?慢慢就习惯了?!?br />
        “我就不信,那小子能查出什么来?!?br />
        江摩诃轻声道:“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要不是他八字生得好,有个左卫中郎将的老爹,那轮得到他在这里指手画脚?哼,这灵宝寺贼你妈的邪性。你看,接连出事,我就不相信这里面会没有古怪?!?br />
        “有古怪也好,没古怪也罢,县君是从左卫中郎将,自然会加以关照。

        咱们只管做好自己的事,其他就别去管了。你刚才也说了,这灵宝寺邪性……贼你妈还别说,年初我找人算命,说我是‘一见尼姑,诸事不顺’。贼你妈这灵宝寺里到处都是尼姑。等这件事结束了,一定要想办法去去晦气,否则可能会更倒霉?!?br />
        “到时候,带上我?!?br />
        江摩诃正说着话,就见周良匆匆走来。

        “江帅!”

        “别,我现在是杨班头的手下,可担不起江帅这个称呼?!?br />
        “江帅,看你说的!”

        周良嬉皮笑脸,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忙碌的苏庆节,压低声音道:“这不是县君压下来的差事,兄弟们也没有办法??銮?,这小子来头不小,大家也是不得已啊?!?br />
        江摩诃的脸色,好看了一些。

        “只你生了巧嘴,怎么说?”

        “那小子让我来问一下,前些日子县君不是让差尼姑失踪的案子,有没有头绪?”

        “没有!”

        江摩诃没好气的说道,就转身不再理睬周良。

        杨义之笑着推了他一把,“都是不得已,何苦为难自家兄弟?”

        他拉着周良到旁边,低声道:“那个案子,到目前为止,没有什么头绪。

        不过呢,我是觉得,这灵宝寺是不是真的有古怪?还记得之前明空杀人的那个案子吗?”

        “记得!”

        “当时寺里的一个小沙弥说,她那天晚上,听到了野兽的声音。

        德容法师失踪的那个晚上,也有人听到了野兽的声音。昨天晚上,据一个法师说,她看到了金龙腾空,摧毁了弥勒大殿。贼你妈,这种事,我怎么向上面报?”

        “金龙腾空?”

        “是??!”

        周良眉头一蹙,摇头道:“这贵人们是不是憋得狠了,还金龙腾空。

        要不要再来个金龙伏身……算了,我当没有听见。这种事,还是让那个姓苏的头疼吧?!?br />
        就在这时,废墟里传来声音,“苏君,快来看?!?br />
        苏庆节纵身从高墙上跃下,飞奔而去。

        周良忙道:“江帅,我过去看看,回头找你吃酒?!?br />
        江摩诃哼了一声,没有理睬。

        杨义之走到他身边,笑道:“江大头,别在这里犯别扭了,二郎这个人不错?!?br />
        “我知道!”

        江摩诃深吸一口气,苦笑道:“我不是和他生气,只是看见那小子,心里不舒服。你说,查案贼你妈就好好查案,站那么高作甚?这种货色,真要是进了不良人,活不过一个月?!?br />
        “哈,那你想多了,人家可是左卫中郎将之子,怎么可能做不良人?”

        “风水轮流转,说不准呢?!?br />
        江摩诃说完,也笑了。

        正如杨义之所说的那样,苏庆节有着远大的前程,又怎么可能会跑来做不良人呢?
  • 新疆塔城:多元化种植助力乡村振兴 2019-10-12
  • 青海新闻网—青海门户 主流媒体 2019-10-12
  • 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2019-09-29
  • 【大家谈】博鳌论坛释放中国改革开放新信号 2019-09-29
  • 厉害了!春运如何防盗防骗 铁警说唱MV来教你 2019-09-23
  • 看了这些叫人心跳的照片 才知道睡过你就是旅行的意义…… 2019-09-17
  • 影驰HOF II DDR4内存发布:液氮超频5.3GHz影驰HOFIIDDR4内存发布-手机行情 2019-09-17
  • “旺角骚乱案”10名被告暴动罪全部成立 最年轻者判刑超过4年 2019-08-26
  • 为副省高官一撸到底点赞 2019-08-2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牢记嘱托 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9-08-25
  • 【学习时刻】韩振峰:继续写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篇“大文章” 2019-08-22
  • 端午节假期间全国道路交通平稳有序 2019-08-22
  • 宁波:发力品牌建设 推动产业升级 2019-08-19
  •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党组书记、社长张宗云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8-09
  • 文在寅盼“特金会”取得成功 称完全化解僵局还需更长时间 2019-08-09
  • 老11选5开奖结果 青海快3第26期开奖结果查询 云南省福利彩票中心 101期3d开机号 香港白小姐开奖结果表 快三大小单双漏洞 北京pk拾软件安卓 百盈快三投注经验 福建31选7最新开奖 双色球六合彩110期 福彩7+1多少钱 3d开机号 广东十一选五 齐鲁风采山东群英会 河北福彩二十选五几个号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