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疆塔城:多元化种植助力乡村振兴 2019-10-12
  • 青海新闻网—青海门户 主流媒体 2019-10-12
  • 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2019-09-29
  • 【大家谈】博鳌论坛释放中国改革开放新信号 2019-09-29
  • 厉害了!春运如何防盗防骗 铁警说唱MV来教你 2019-09-23
  • 看了这些叫人心跳的照片 才知道睡过你就是旅行的意义…… 2019-09-17
  • 影驰HOF II DDR4内存发布:液氮超频5.3GHz影驰HOFIIDDR4内存发布-手机行情 2019-09-17
  • “旺角骚乱案”10名被告暴动罪全部成立 最年轻者判刑超过4年 2019-08-26
  • 为副省高官一撸到底点赞 2019-08-2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牢记嘱托 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9-08-25
  • 【学习时刻】韩振峰:继续写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篇“大文章” 2019-08-22
  • 端午节假期间全国道路交通平稳有序 2019-08-22
  • 宁波:发力品牌建设 推动产业升级 2019-08-19
  •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党组书记、社长张宗云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8-09
  • 文在寅盼“特金会”取得成功 称完全化解僵局还需更长时间 2019-08-09
  • 河北快3开奖结果 > 穿越小说 > 大唐不良人 > 第二十五章 抬举
        这件事已经传开了吗?

        朝廷不是已经给了答案,说是有人装神弄鬼吗?

        苏大为有些困惑,本能的就想要点头承认??墒?,裴行俭昨天的那番话,在脑海中回响起来。

        “若走漏风声,唯你是问?!?br />
        刹那间,苏大为就清醒过来。

        “什么诡异?你听谁说的?我不知道?!?br />
        否认三连,脱口而出。

        他话说出口后,顿觉原本集中在他身上的目光,都移走了。

        周良却笑了,拍了拍苏大为的手臂,轻声道:“我懂,我知道,我明白!”

        你懂什么?你知道什么?你明白什么?你可别乱说??!

        周良的诡异笑容,让苏大为有些心慌。

        这时候,鬼见愁从刑房里走出来,笑呵呵道:“三郎当年,也是如你这般的回答?!?br />
        “???”

        “我就说了,都是谣言,你们一个个的,成何体统?

        一会儿江帅就要过来了,被他看见你们这副模样,少不得要生气,大家都要倒霉。散了吧,都散了吧……阿弥,好本事!当年是三郎,今日是你,爹是英雄儿好汉,果然厉害?!?br />
        他说完,背着手就走了。

        吕操之和张海林则跟在他身后,犹如哼哈二将。

        “二哥,怎么回事?”

        周良见人都散了,脸上露出复杂表情,轻声道:“昨日归义坊,诡异横行街头,被你斩杀。我们当时就听说了!不过衙门里发话,并非诡异,而是有人装扮……你不知道,江摩诃的脸色有多难看,当场就掀了桌子,把所有人都臭骂了一顿?!?br />
        “二哥,你知道,昨日县尊……”

        “我明白,县尊肯定会警告你,我们心里清楚?!?br />
        “刚才老鬼说什么我爹当年,又是什么意思?”

        周良声音再次压低,道:“我听人说过这件事。好像是说十年前,三叔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良人。后来在一次偶然机会,杀了一头诡异,于是就做了不良帅。

        说是当时魏帅的威望和资历比他都高,但就因为这件事,他做了几年副手。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你进了衙门之后,魏帅看你不顺眼,所以才会经常找你毛病?!?br />
        “还有这种事?”

        苏大为瞪大了眼睛,看着周良。

        “我也是听说,但具体怎样,我也不清楚?!?br />
        说完,周良神色复杂道:“阿弥,要恭喜你了!”

        “此话怎讲?”

        “当初三叔杀了诡异,成了不良帅;如今你做了三叔当年的事,怕不久就会高升?!?br />
        “怎么可能!”

        苏大为笑了,道:“二哥,你别取笑我了,被江帅听到,肯定会有误会?!?br />
        “你以为他现在,就没有误会了吗?”

        苏大为愣住了,嘴巴张了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就见江摩诃跟着一个人走过来,阴着脸,看上去很不好看。

        周良道:“我先撤了,你小心点?!?br />
        “嗯?!?br />
        苏大为认得江摩诃身边的人,正是昨日前来通知,让不良人配合杨义之行动的男子。

        他也看到了苏大为,露出了笑容。

        “苏大为,我们又见面了?!?br />
        “见过郎君?!?br />
        苏大为忙上前行礼。

        江摩诃则阴着脸,道:“苏大为,这是王升王郎君,县尊身边的心腹。

        县尊有命,让你前去见他。你跟着王郎君走,不必参加点卯了……”

        他说话,有点阴阳怪气,看得出心气不顺。

        王升则一脸平静之色,道:“苏大为,跟我走吧,县尊在等你呢?!?br />
        “遵命?!?br />
        苏大为不敢怠慢,忙跟着王升往外走。

        和江摩诃擦身而过的时候,他看见了江摩诃眼中,闪烁着一种不甘心的光彩。

        也难怪,他怎能甘心?

        江摩诃在副帅位子上熬了三年,眼看着就能转正,却发生了诡异横行这档子事情。

        外面说什么装神弄鬼,他当然不相信。

        没看到昨日连左领左右府的千牛备身都出动了,又怎可能是简简单单的装神弄鬼?如果是装神弄鬼,肯定是长安县来负责??墒谴幼蛱炱?,案子就被人拿走了。

        这说明什么?说明,诡异这件事,很可能是真的。

        这让他想起了苏大为的父亲,苏钊苏三郎。当年,苏钊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不良人,在一次偶然机会杀了一头诡异之后,硬是踩着魏山,一下子就成了不良帅。

        而今,苏大为又来这么一次。

        莫非当年的事情,要再一次重演吗?

        他可比不得魏山……当年魏山也不过三十出头,就算熬几年,也不到四十。

        可是他呢?今年马上就四十了!如果这次不能转正,再想转正,可就没了机会……

        这让江摩诃,怎能舒心?

        “都站在这里做什么?不点卯了吗?所有人都集合,点卯!”

        江摩诃想到这里,看着公廨门口的不良人,怒从心头起,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

        苏大为跟着王升来到县衙后宅。

        当了快一年的差,他这是第一次进后宅。

        不良人并不是一个受人尊敬和欢迎的职业,即便是衙门里,不良人也俨然被排斥在外。其他人不愿意和不良人有过多接触,甚至连县衙的高层,也不甚重视。

        这次进了后宅,让苏大为有些好奇。

        唐代的官衙后宅是什么样子?他还真没有见过。

        似乎,也平平无奇。

        作为帝京四廓县之一的长安县县衙,分为三进。

        在穿过一个月亮门后,苏大为就看到满眼的桃花,在阳光中绽放,显得格外娇嫩。

        桃林中,有一个亭子。

        裴行俭正负手站在亭子里,欣赏盛开的桃花。

        “县尊,苏大为来了?!?br />
        “知道了,你且退下?!?br />
        裴行俭背对着苏大为,没有转身。

        王升躬身行礼,匆匆离去。

        “卑职苏大为,拜见县尊?!?br />
        裴行俭没有理睬,只看着满目粉红,良久轻声吟道:“初桃丽新采,照地吐其芳。枝间留新燕,叶里发轻香……”

        他转过身,问道:“苏大为,此诗如何?”

        苏大为愣了一下,忙道:“好诗,县尊果然好文采?!?br />
        这也是下属拍领导马屁常有的方式,苏大为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他倒是记得不少诗词,但能完完整整背诵出来的,并不算太多。而裴行俭这首诗,他没有听过,自然而然会认为,这是裴行俭所作。嗯,这个马屁,没毛??!

        裴行俭笑了,“谁告诉你说,这是我的诗?”

        “???”

        “这是南北朝萧刚的诗,我只是心有所感,所以吟诵?!?br />
        好尴尬,好尴尬,好尴尬啊……

        你说你堂堂长安县县令,此情此景不应该是赋诗一首,干嘛要吟诵别人的诗呢?而且,还是这么冷僻的诗。莫说苏大为,就算是换一个人,也未必反应过来。

        苏大为的脸,顿时羞红。

        “我听怀英说,他叫你阿弥?”

        “是的?!?br />
        “怀英昨晚,可是在我面前夸赞你不少呢?!?br />
        “这个,卑职惭愧?!?br />
        是应该惭愧!人狄仁杰在人前夸你,可你却不争气,等于是丢了狄仁杰的脸面。

        “哈哈哈,没什么好惭愧?!?br />
        裴行俭大笑着坐下,道:“昨晚我吟诵此诗时,怀英也以为是我所作。萧刚其人,名气不大,诗作也不多,所以知道的人,也很正常。我也是偶然读到此诗,感觉字里行间颇有清新之意,故而记在心中……嘿嘿,别说你了,许多人都着了道呢?!?br />
        你特么这么调皮,你爸妈知道吗?

        与昨日裴行俭不苟言笑的模样,苏大为觉得,今日的裴行俭,纯粹就是个逗比。

        “昨日,你杀了那高句丽鬼卒,也算是功劳一件。

        你的刀弩,我已拜托人去讨要,但估计要等一些时日。不过呢,你这次的事情确实做的漂亮。若非你出手,可能我们都不知道,这长安城里竟有如此诡异?!?br />
        “此卑职分内之事,不值县尊夸奖。

        不过卑职还是有些奇怪,就是那高句丽鬼卒,为何会出现在长安?而且魏帅也因它而死,让卑职有些想不清楚。至于杀死鬼卒,纯属意外。主要是那两位千牛备身先重伤了它,加之家父留下的刀弩,才使得卑职侥幸,将这诡异斩杀?!?br />
        “你也知道是侥幸?”

        “当然?!?br />
        “有自知之明,不错?!?br />
        裴行俭露出温和的笑容,道:“不过呢,这件事已非常人可以应对,自有其他人来接手。高句丽鬼卒的事情,你不必再理睬。接下来,本官要你全力配合怀英,如何?”

        “卑职,要怎么配合?”

        苏大为一脸困惑,看着裴行俭道:“而且,卑职也不知道,大兄要查什么啊?!?br />
        “你是土生土长的长安人,相信这长安城里的一些门道,你也清楚。

        怀英不熟悉长安,所以专门选了你,要你协助。至于是什么事,他会与你详细说明。

        另外,魏山被杀,不良帅空缺。

        所以本县想要你来接替魏山的位子,你可愿意?”

        从一名普通的不良人,一跃成为不良帅,绝对是很多不良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这代表着更多的薪水,更多的财路,更大的权力。

        在裴行俭想来,苏大为一定会喜出望外。

        哪知,苏大为却犹豫了。

        半晌,他轻声道:“若是县尊其他赏赐,卑职一定愿意??墒钦獠涣妓?,请恕卑职无礼,不能同意。不良帅一职,责任重大,所以还请县尊慎重,另选他人吧。

        卑职甚至觉得,副帅江摩诃都比卑职适合担任这个职务,卑职……实不想担此重任?!?/div>
  • 新疆塔城:多元化种植助力乡村振兴 2019-10-12
  • 青海新闻网—青海门户 主流媒体 2019-10-12
  • 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2019-09-29
  • 【大家谈】博鳌论坛释放中国改革开放新信号 2019-09-29
  • 厉害了!春运如何防盗防骗 铁警说唱MV来教你 2019-09-23
  • 看了这些叫人心跳的照片 才知道睡过你就是旅行的意义…… 2019-09-17
  • 影驰HOF II DDR4内存发布:液氮超频5.3GHz影驰HOFIIDDR4内存发布-手机行情 2019-09-17
  • “旺角骚乱案”10名被告暴动罪全部成立 最年轻者判刑超过4年 2019-08-26
  • 为副省高官一撸到底点赞 2019-08-2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牢记嘱托 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9-08-25
  • 【学习时刻】韩振峰:继续写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篇“大文章” 2019-08-22
  • 端午节假期间全国道路交通平稳有序 2019-08-22
  • 宁波:发力品牌建设 推动产业升级 2019-08-19
  •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党组书记、社长张宗云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8-09
  • 文在寅盼“特金会”取得成功 称完全化解僵局还需更长时间 2019-08-09
  • 骰宝游戏有什么特殊技巧 网上最新赚钱的点子 十三水作弊技巧视频 决胜21电影结局解析 大乐透出过最小号码吗 江西快3怎么下载 网球肘最佳治疗方法有哪些 德州扑克单机版iphone 3d彩票走势图预测方法 时时彩开奖记录 ag真人有谁赢过钱吗 3d1胆4拖多少钱相关搜索 澳客网怎么了 赛马会料免费料大全 3d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