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5-19
  • 防治土地荒漠化 新疆保护生态兼顾农民增收 2019-05-19
  • 扬子石化举行水上搜救综合演习 2019-05-14
  • 一师一团土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全面展开 2019-05-13
  • 提出表扬!这房子还挺遵守交通规则的 2019-05-07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牢记嘱托 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9-05-07
  • 一语惊坛(6月14日):国企应该成为改革创新的标杆。 2019-04-26
  • 概括起来就是:人在任何时候都有神赐的田地生长粮棉等生物而足食丰衣。 2019-04-26
  • 男人不安全了?日本读心美女机器人,你咋想的它全知道! 2019-04-24
  • 《钟馗捉妖记》反套路CP 杨蓉李子峰居然不发糖 2019-04-24
  • E3 2018:微软展前发布会展示超过 50 款游戏内容 2019-04-14
  • 中国创新成果加速惠及世界 2019-04-10
  • 【视频】致敬父亲节—父爱如山 一路相伴 2019-04-10
  • [猜想]大家认为可能存在这种自相矛盾的分配制度么? 2019-04-06
  • 有没有上城客在越南的踪迹? 2019-04-06
  • 河北快3开奖结果 > 其他小说 > 顶级应援:爱豆老婆无敌甜 > 第43章 我们家仙女爱豆怎么会撒酒疯呢?

    河北快三走势图形态:第43章 我们家仙女爱豆怎么会撒酒疯呢?

        严青岸偷偷弯着嘴角,低下头不想让她看到,假装自己在吃小笼包。

        可还是被顾栖栖看到了。

        顾栖栖皱着一张小脸,“你还笑!”

        严青岸立刻正色了起来,“我没有,我吃包子呢?!?br />
        顾栖栖撇着嘴,满脸的委屈。

        严青岸想装作看不到都不行。

        伸手轻轻捏了捏顾栖栖气鼓鼓的小脸蛋,眼里是满满的笑意,“哎呀,你没有撒酒疯,是我,昨晚是我撒酒疯了。我们家爱豆怎么会在酒后撒酒疯呢?我家爱豆就是个仙女,吃仙果,喝露水的。是绝对,绝对不可能撒酒疯的!”

        “哼!”顾栖栖红着脸扭头甩开严青岸的捏着她脸的手。

        严青岸看着这样傲娇又别扭的顾栖栖,觉得她简直可爱到爆炸。

        “再吃个小笼包?”严青岸用筷子夹起一个小笼包送到顾栖栖眼前。

        顾栖栖瞪了严青岸一眼,又看着严青岸筷子中的小笼包咽了下口水。

        见严青岸还是满脸笑意盈盈,越发觉得他在揶揄自己,又把头转了过去,“不吃了!”

        “吃吧,吃吧,吃吧。我不看你了还不行?”

        “不吃,身材管理中!”

        “我大早上起来就去给你买早餐了,跑了两公里呢?!?br />
        虽然平时晨跑都跑四公里,但是为了骗顾栖栖再吃一个,严青岸还是厚着脸皮说了这种话。

        顾栖栖果然有些受不住严青岸的卖惨攻击,接过那个小笼包,“我就再吃这最后一个!”

        严青岸点点头,“当然,爱豆你不是还要身材管理嘛!”

        顾栖栖气鼓鼓的咬下那个小笼包,又瞪了严青岸一眼,她就知道严青岸又在耍她!

        似乎因为经历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两个人又恢复了之前的暧昧。

        严青岸看着顾栖栖对着他耍着小脾气,心里柔软的不成样子。

        “栖栖……”

        顾栖栖吃着小笼包下意识的抬眸,“嗯?”

        “关于那天你在我家看到的女人,她只是个普通的……”

        顾栖栖摆摆手,让他不要再讲。

        “不用解释了,是我当时太慌张了。而且如果是很特殊亲密的关系,你也不会这样着急解释。不是需要解释的关系的话,就不用解释?!?br />
        顾栖栖不想再知道关于严青岸家出现的那个女人的事情了。

        管她是严青岸的朋友也好,妹妹也好,还是什么青梅竹马,她都不在意。

        只要她在严青岸的眼里是特殊的那一个就够了。

        严青岸也没再开口去解释。

        其实本来也没什么好解释的,只是怕顾栖栖因为这件事对他有芥蒂,两个人也并不是顾栖栖看到的那种亲密的关系。

        所以顾栖栖说不是需要解释的关系,就不用解释的时候,严青岸点了点头。

        两人四目相对,相视而笑。

        ……

        昨晚……

        简奈被季敬蓝带回了别墅,折腾了大半夜。

        简奈一开始还哭着求他,可是后来实在支撑不住,于是意识昏沉过去。

        她也不知道季敬蓝什么放过她的……

        只知道等简奈再醒过来,季敬蓝已经离开家里去上班了。

        简奈光着脚下了床。

        踩在床边柔软的地毯上,一头柔软乌黑的长发披散而下,看着北欧深蓝的装修风格的卧室里立着的穿衣镜里的自己。

        穿衣镜里的简奈,挺翘饱满的酥胸被齐腰的黑直长发堪堪遮住,下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季敬蓝套上了一个浅蓝色的蕾丝内裤,肌肤雪白,杏眼圆圆,纯情里还带着一丝的情色味道。

        她的腿有些站立不住,晃了两下,看到自己腰间,脖颈,大腿处都是季敬蓝弄出的淡红色痕迹。

        简奈微微皱起了眉……

        那些痕迹季敬蓝向来不会故意留下……

        之前他都会顾及着她的工作,对外的身份,顾及着她的身体,她的感受。

        他即使不能算是个温暖柔和的爱人,却也算是个矜贵体贴的情人。

        可是昨晚他却像是完全的抛开了这一切,不管不顾的折腾她。

        极尽所能在她的身上留下痕迹,摆明了让她不敢再反抗。

        她还记得他昨晚微仰着下颌盯着她那阴冷的眼神,轻蔑却又带着威胁的语气……

        “从今以后,别再想着要离开。不然,不仅仅是你在娱乐圈,在国内待不下去,甚至连你们整个团都要因为你的擅作主张而遭殃。不信你就试试看!”

        一字一句,像是烙铁一般死死地烙印在她的心里。

        让她害怕,让她胆寒。

        让她逃无可逃。

        她相信,季敬蓝是完全可以做到的,他们之间的这种长年以来见不得光的关系,也许真的曝光了,对季敬蓝来说不过是众人的一嘴调笑罢了,平添了他的一桩风流韵事。

        可是对她们整个团来说,那就是灭顶之灾。

        流量女团里出了一位被季氏继承人长期保养的女爱豆,这个料一旦爆出,她们团别说在娱乐圈里生存了。

        也许在国内都生活不下去。

        她们的事情会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成为整个社会的笑话。

        会被有心的人,故意黑的人,随口泼脏水的人,说成什么样子呢?

        想也不用想,路人也会说这个团是被金主捧出来的团,里面的爱豆没有实力。

        这都是小事,最怕的是,其他的几位队友也要因为这个事情而遭受平白无故的猜测。

        既然有她这样一个被包养的爱豆,其他的人是不是背后也有金主?

        这件事虽然是个桃色新闻,可是她们团的声誉和这么多年积累起来的成绩,都会被这个爆料掩盖过去。

        她想到这些就浑身颤抖……

        果然,季敬蓝太了解她了。

        知道她的优点,也知道她的缺点。

        知道她的倔强,也知道她的软肋……

        她屈服了。

        季敬蓝他赢了。

        他彻底赢了……

        既然季敬蓝不惜要和她撕破脸,也要她留在他身边。

        她留下就是了……

        不过是像以前一样做他季敬蓝的情人,她做就是了。

        她看着镜子里的那个自己,脸上的泪簌簌的落下来。

        泪水浸湿了她整个脸庞,她慢慢的蹲坐下来,抱紧自己的双腿,把自己的脸埋进去,痛哭出声。

        季敬蓝看着平板上监视器画面里的简奈缩成一团在哭。

        他的心莫名的抽痛了一下,淡漠高贵的脸上罕见的皱起了眉。

        但却随即他就关上了平板。

        修长的手指拿起手边的文件,仔细的看了一遍,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

        从季秋崖家里回来之后,牧秉遇坐在自己的床边抽了一夜的烟。

        看着天边慢慢浮了白,牧秉遇掐掉了手里最后的一支烟。

        他进了浴室洗了个澡,连带着他一身的烟气也被洗掉了。

        牧秉遇从浴室出来就看到太阳已经出来了,连带着天边的云都沾染着红色的光。

        牧秉遇的眼睛有些不适应的肿痛。他看着朝阳,闭着眼揉了揉脸。

        抬手拿起电话给蔺程蔚打过去。

        蔺程蔚怀抱着苏子夏还在睡,牧秉遇的手机响起来的时候,蔺程蔚被吵醒了,看了眼来电显示并不认识,随即关掉,可是下一秒这个号码再次打来。

        苏子夏也被这个电话吵醒,推着蔺程蔚的腰,呢喃一句“出去接!”

        再次翻了个身沉沉睡去。

        蔺程蔚揉了揉苏子夏的头发,弯着嘴角接了电话,翻身下床去了阳台。

        结果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牧秉遇的声音,“蔺程蔚?”

        蔺程蔚拿下手机看了眼号码,原本柔和的脸色变得冷淡,“牧少这么大清早起来扰人清静,是有什么天大的事儿吗?”

        牧秉遇拿手按压了一下自己的眼皮,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开了手机外发,开始穿衬衣,嘴里还不忘问蔺程蔚:“今天有时间吗?”

        蔺程蔚有些意外,挑了下眉,“没有?!?br />
        牧秉遇没有给蔺程蔚思考的时间,再次开口,语调淡淡,“那苏子夏有时间吗?”

        听了这话,蔺程蔚的剑眉慢慢的皱了起来,回过头看着睡得香甜的苏子夏,语气明显的冰冷起来,“她更没有。你到底想干嘛?”

        牧秉遇揉着太阳穴,将手机拿起来,歪着头,用耳朵与肩膀夹着手机,左手给右手的袖口系扣子,半晌才开腔:“那你今天可就得有空了。不然我会找到你们公司去,你们公司不让我见她,我就跑到她家里去!你猜猜她父母会不会让她回家?”

        蔺程蔚听着牧秉遇这与严青岸一般无二的威胁人的话,半点后路不给人留,恨得牙痒痒。

        他捏着手机的手逐渐收紧,想象着电话那头牧秉遇欠揍的样子,恶狠狠道:“几点,在哪?”

        牧秉遇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表,换手系着另一只手的扣子,宽肩与脖颈之间的弧度显得男人的身材格外的修长。

        衬衫被塞在窄腰里,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回复他:“九点,你们公司对面的咖啡馆?!?br />
        牧秉遇说完就挂了,像是给蔺程蔚下了命令,完全不管蔺程蔚是不是答应。

        蔺程蔚阴沉着一张脸,看着屋内沉睡的苏子夏,知道自己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他总不能让苏子夏去见牧秉遇那个人渣!

        更不能因为这件事,让苏子夏再次受到她家里不公平的对待!

        蔺程蔚洗漱好,穿好衣服,苏子夏还在床上团成个团,睡得极没安全感。

        蔺程蔚俯下身来,摸了摸她栗棕色的柔软波浪卷发,吻在她的额头。

        苏子夏感受到额头上温热干燥的嘴唇,微微睁开眼睛,见蔺程蔚连衣服都穿好了。

        蔺程蔚单手捧了她的小脸,吻了吻她的娇嫩的嘴唇,苏子夏凑过去,闭着眼等着蔺程蔚的亲亲。

        蔺程蔚觉得这半睡不醒的模样可爱的紧,将她揽在怀里啄了几口。

        把苏子夏啄得都有些清醒。

        “你……”

        还没说完就咳了两声。

        苏子夏因为昨夜喝多了酒又和蔺程蔚折腾了半夜的缘故,嗓子带着些性感的沙哑,“这么早,去哪里?”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5-19
  • 防治土地荒漠化 新疆保护生态兼顾农民增收 2019-05-19
  • 扬子石化举行水上搜救综合演习 2019-05-14
  • 一师一团土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全面展开 2019-05-13
  • 提出表扬!这房子还挺遵守交通规则的 2019-05-07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牢记嘱托 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9-05-07
  • 一语惊坛(6月14日):国企应该成为改革创新的标杆。 2019-04-26
  • 概括起来就是:人在任何时候都有神赐的田地生长粮棉等生物而足食丰衣。 2019-04-26
  • 男人不安全了?日本读心美女机器人,你咋想的它全知道! 2019-04-24
  • 《钟馗捉妖记》反套路CP 杨蓉李子峰居然不发糖 2019-04-24
  • E3 2018:微软展前发布会展示超过 50 款游戏内容 2019-04-14
  • 中国创新成果加速惠及世界 2019-04-10
  • 【视频】致敬父亲节—父爱如山 一路相伴 2019-04-10
  • [猜想]大家认为可能存在这种自相矛盾的分配制度么? 2019-04-06
  • 有没有上城客在越南的踪迹? 2019-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