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拿着手机去逛博物馆 不让拍照也有很多玩法 2019-11-08
  • “2018上影之夜”姜文等为“谢晋经典电影回顾展”揭幕 2019-10-28
  • 六一儿童节 盘点小朋友爱玩的“爆款”游戏 2019-10-28
  • 新疆塔城:多元化种植助力乡村振兴 2019-10-12
  • 青海新闻网—青海门户 主流媒体 2019-10-12
  • 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2019-09-29
  • 【大家谈】博鳌论坛释放中国改革开放新信号 2019-09-29
  • 厉害了!春运如何防盗防骗 铁警说唱MV来教你 2019-09-23
  • 看了这些叫人心跳的照片 才知道睡过你就是旅行的意义…… 2019-09-17
  • 影驰HOF II DDR4内存发布:液氮超频5.3GHz影驰HOFIIDDR4内存发布-手机行情 2019-09-17
  • “旺角骚乱案”10名被告暴动罪全部成立 最年轻者判刑超过4年 2019-08-26
  • 为副省高官一撸到底点赞 2019-08-2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牢记嘱托 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9-08-25
  • 【学习时刻】韩振峰:继续写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篇“大文章” 2019-08-22
  • 端午节假期间全国道路交通平稳有序 2019-08-22
  • 河北快3开奖结果 > 科幻小说 > 阴倌法医 > 第十三章 死人脸
        “当时我打开门,就见一个女的站在门口,她应该是喝醉了,两只眼睛看人直勾勾的。然后……然后……”

        说到这里,朱安斌的眼睛里露出了极度的恐惧,强烈波动的情绪导致他晦暗的脸上泛起了几分病态的潮红。

        他连着喝了两大口酒,才声音颤抖的说:

        “我看她长得不错,又是自己送上门的,我就把她给办了?!?br />
        我眉心拧成了疙瘩,心说这他娘的是人话吗?

        什么叫看人家不错就把人给办了?

        朱安斌显然沉浸在回忆的恐惧中,没有觉察到我对他的厌恶,垂眼看着酒杯继续说道:

        “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走的,我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等到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准备离开酒店,结果一出门,就见走廊上有很多警察。听一哥们儿说我才知道,有个房客昨天晚上死在了酒店里。

        我当时就说,死就死了,关我什么事。

        可是我们经过那个房间的时候,警察正好把尸体抬出来。打包尸体的袋子本来是密封的,可是到了跟前,突然自己开了!我看到了尸体的脸……她就是头天晚上去我房间的那个女人!她在看着我,她在看我!”

        “呵呵,原来是玩出祸了。不好意思,我这里不接这种生意,你有很多钱,去找别人吧?!蔽依溲劭醋潘?。

        朱安斌慌乱的摇着头,“不是那样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求求你,听我说完,我求你听我说完……”

        “说!”

        我皱着眉头看向门口,不愿再多看他一眼。

        “那次是在外地,我也以为那只是意外,事后我找了个当地很有名阴阳先生……我以为那件事已经摆平了,那个女的是为情自杀,根本不关我的事,她傍晚就死了,我没真和她有什么……可事实不是那样,从那天以后,我就没再睡过觉!”

        “什么叫没睡过觉?一会儿说睡着了会见鬼,一会儿说没睡过觉,你逗我玩呢?一个多月不睡觉,你他妈早挂了!”

        “我真没睡过觉!”

        朱安斌说了一句,像是也发觉自己的话前后矛盾,猛地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酒,想再倒,酒瓶却已经空了。

        “你相不相信这个世界有鬼?”他忽然问我。

        我笑了,虽然不知道笑点在哪儿,我还是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我现在可以肯定,这孙子绝逼是喝大了,兴许还KE了药,脑子出问题了。

        我特么居然被一个醉鬼耍了大半天。

        正当我准备再次下逐客令的时候,朱安斌忽然喃喃道:

        “没时间了……没时间了……我知道我时间不多了……”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渐渐的没了动静。

        “滚!赶紧滚!”我不耐烦的说着,转过头,却见他睁着两眼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姓朱的!”

        “朱安斌?!”

        我大声喊了两声,见他没反应,我忍不住骂了句脏话,起身走了过去。

        这孙子整日花天酒地,外强中干,真要是猝死绝不稀奇。

        你死不要紧,别他妈给老子找麻烦??!

        我走到他身前,抬手探了探他的鼻息,暗暗松了口气。

        丫居然睡着了,还是睁眼睡……

        我准备不管三七二十一,把这孙子扔到街上去。

        可就在我想要行动的时候,不经意间目光落在了墙上的那面八卦镜上。

        只一眼,我就起了一身的白毛汗。

        我看到镜面里,居然出现了一张人脸!

        我本能的想去拿包,可半边身子趴在柜台上,才反应过来不对。

        店里只有我和朱安斌两个人。

        如果有阴魂邪祟进来,我的鬼眼不可能看不见。

        即便有我看不到的邪祟,八卦镜也不可能只照出邪祟的样子却没反应。

        那可不是普通的八卦镜,而是点了道家心尖血的。

        我还是从包里抽出一把竹刀,看了看朱安斌,缓步走到后墙下,抬眼看向八卦镜。

        看清镜子里那人的样子,我一下就惊呆了。

        八卦镜里的不是旁人,竟然就是朱安斌!

        我又回来看向朱安斌,他仍然坐在那里,两只手握着空酒杯,睁着眼睛,一动也不动。

        再看八卦镜里的朱安斌,神情和之前诉说他的经历时如出一辙,时而低头,时而抬起眼睛,像是在看着什么,嘴巴时开时闭,我却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他还在沿着刚才的话题在讲述自己这些天的经历!’

        这个突然冒出的想法让我后背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什么情况?”我有点懵了。

        我上前一步,想要通过分辨口型看出他在说什么。

        突然,我发现他的身后好像有什么东西。

        铜制的八卦镜并不怎么通透,我只能看出,镜子里的朱安斌,头比正常人要‘大’了一圈。

        我以前对他的印象并不深刻,如果他刚来就出现这种状况,我绝对发现不了这一点。

        可这个‘酒疯子’已经用了很短的时间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所以我细看之下才能够断定,镜子里的他并不是头变大了,而是在他身后藏着什么东西。

        “??!”

        身后忽然传来一下低呼,听上去就像是人在梦魇中被惊醒时下意识发出的呼声一样。

        我正全神贯注的盯着八卦镜,冷不防被这个声音吓得一哆嗦。

        “整件事就是这样,徐大师,你一定得帮帮我……”

        身后传来朱安斌哀求的声音。

        我并没有回头,而是僵立在墙边,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墙上的八卦镜。

        背后响起低呼声的同时,镜子里的朱安斌猛然间消失了。

        他是倏然不见的,并没有什么肢体动作,连肩膀也没耸一下;就像是投影机被关掉,投影画面消失那样……

        可就在他消失的一瞬间,我终于看到镜子里的他身后的东西是什么了。

        那竟然又是一张人脸。

        那是另外一个人,那人的头发很长很凌乱,额头上箍着一条分辨不出颜色的发带,以至于被箍起部分的头发更加扩张,所以他站在朱安斌的身后,才会让朱安斌看上去脑袋大了一圈。

        那是个男人,两眼紧闭,脸色死灰,嘴巴张开一道缝,两边的嘴角向下耷拉着……

        类似的面孔我见过太多了。

        我可以百分百肯定,那是一个死人,隐藏在朱安斌身后的,是一张死人的脸!

        “徐大师?”

        身后再次传来朱安斌的声音。

        八卦镜里的那张死人脸,随着这一声喊,骤然消失了。

        镜面重又恢复了正常,只照出我仰视的半张脸……

        我又盯着八卦镜看了片刻,才缓缓转过身。

        朱安斌已经‘醒了’过来,正满脸惶恐,满眼期冀的看着我,“大师,我到底是怎么了?”

        想到他刚才的样子,再看看他此刻的神情,我手指一旋,竹刀在手心里打了个转。

        我貌似有点明白,他说的‘睡着后见到鬼’和‘从来没睡过’是什么意思了……

        “大师,我能感觉的到,我就快回不来了……”朱安斌双手抱头,把脑袋深深的埋在两腿间。

        我回到柜台后,坐进藤椅,垂眼看着柜台上的百鬼谱。

        片刻,我抬眼看向他,一字一顿的问:

        “尸油哪儿来的?”

        百鬼谱上的记载给了我一些提示,却不能够让我完全想明他究竟出了什么状况。

        再加上我对他印象恶劣,也没打算管他的事,所以并没有琢磨太久。

        我忽然想到,或许可以借这个机会,问清楚他之前用来‘寻欢作乐’的尸油是哪里来的。

        虽然我现在没什么,可我一直都没有忘记,我左手虎口的火雷纹就是拜他朱安斌的尸油所赐!

        我本来以为朱安斌现在情绪失控,很轻易就能问出尸油的来历。

        没想到话一出口,他的身子就猛一哆嗦。

        松开抱着头的手,缓缓把头抬了起来。

        看清他面孔的一刹那,我浑身的血都凉了。

        我看到的,居然就是刚才出现在八卦镜里的那张死人脸!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 拿着手机去逛博物馆 不让拍照也有很多玩法 2019-11-08
  • “2018上影之夜”姜文等为“谢晋经典电影回顾展”揭幕 2019-10-28
  • 六一儿童节 盘点小朋友爱玩的“爆款”游戏 2019-10-28
  • 新疆塔城:多元化种植助力乡村振兴 2019-10-12
  • 青海新闻网—青海门户 主流媒体 2019-10-12
  • 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2019-09-29
  • 【大家谈】博鳌论坛释放中国改革开放新信号 2019-09-29
  • 厉害了!春运如何防盗防骗 铁警说唱MV来教你 2019-09-23
  • 看了这些叫人心跳的照片 才知道睡过你就是旅行的意义…… 2019-09-17
  • 影驰HOF II DDR4内存发布:液氮超频5.3GHz影驰HOFIIDDR4内存发布-手机行情 2019-09-17
  • “旺角骚乱案”10名被告暴动罪全部成立 最年轻者判刑超过4年 2019-08-26
  • 为副省高官一撸到底点赞 2019-08-2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牢记嘱托 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9-08-25
  • 【学习时刻】韩振峰:继续写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篇“大文章” 2019-08-22
  • 端午节假期间全国道路交通平稳有序 2019-08-22
  • 【急速赛车游戏机】 庄6点为什么还要补牌 天下足球德甲 韩国篮球比分网 12097期排列5 贵州快3最近1000期 单机斗地主免费版 黑龙江福彩快乐前三直 金沙免费送68彩金 偏门一天1000元 ag每天赢1000 手机上有没有能玩的梭哈游戏 北京单场怎么买 p3试机号近200期 公益时报中华彩票官网